我被两个老外包了一夜

“叶天哥哥,你快看!”

在此刻,苏美美讶异的声音响起。%%%.wenxue6.com

叶天低头看去,只见九宫峰,一栋栋掩映在翠绿的古老建筑门口,一个个峰脉的弟子正收拾着包袱,行色匆匆的离去。

虽然彼此隔得有些距离,但叶天一眼都感觉的出来,这些峰脉弟子的修为都非常的不错,均是在神桥的范畴。

“如今雷引动大人重伤不治,即将陨落,门下弟子人心本来涣散,加其他峰脉纷纷抛出的橄榄枝,走的走背叛的背叛。”

尉迟羽叹息的道:“叶天,树倒猢狲散,这些事是门下弟子自己的选择,我们管不了,随便他们吧。”

叶天无语的摇摇头,也明白这层道理。

无利不早起,随着九宫峰峰主陨落,峰脉凋零也是时间问题。

相对的,想要壮大峰脉,前提是底蕴,强大的底蕴摆在面前,不需要去招揽,无数天才都会打破脑袋的挤进来。

只要有点脑子都会为自己找后路了。

“叶天,峰主居住的九宫殿来了。”

在此刻,一行人落在一座巍峨的大殿前方。

按照常理来说,此地乃堂堂峰主的居所,周遭纵然没有把手的弟子,也应该有童子伺候。

可抬眼看去,除了落叶萧萧之声,连鬼影子都没有见到。

“峰主,如今峰脉里的情况你也清楚,你重伤不治,最多还能坚持一两天是是极限了,你若想让峰脉的香火继续传承下来,只要答应属下两人一个条件!”

“峰主,你贵为造化境的无强者,想必这些年也收集了不少宝贝,只要你交给属下两人,那属下两人决定继续留在峰脉,扛起大梁,或许这样的话,九宫峰能苟延残喘几年!”

叶天几人抵达门口的时候,忽然听到里面响起了一阵交谈之声。

与其说是交谈,还不如直接说是威胁好了。

因为说话的两道声音不但瓮声瓮气的,还带着咄咄逼人的嚣张气焰。

“怎么回事?”

叶天脚下一顿,眉头再次皱起。

“是孙礼和庄阳这两个王八蛋。”

尉迟羽面色阴沉下来,道:“这两人是我们九宫峰的护峰长老,品行不好,以前在峰脉里的时候,专门干一些偷鸡摸狗的无耻之事,想不到在峰脉风雨飘摇的时候,竟然威胁到峰主大人这里来了。”

“那进去看看!”

叶天心里有了计较,直接推开大门的门走了进来。

当脚跟跨入大殿的门,叶天又再次抬眼看去。

大殿内很宽敞,在阶梯的尽头一个蒲团,盘坐在一个年过花甲的老者。

这个老者漫天的白发,慈眉善目,神态和蔼。

不过全身却缠绕着一股浓郁的死气,显然是寿元燃尽,即将坐化了。

“嗯?老夫到是谁呢,原来是尉迟羽副峰主呀?”

两个年男子转身看着尉迟羽,耻笑的道:“你不是去入门广场招收弟子去了么?怎么?招收到三个?而且都是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和小少年,你怎么办事的?”

叶天收回目光,投向两个护峰长老身。

这两人年纪大致六十出头,透着市井小人的势利和狡诈,修为各自在天人境四重的范畴,此刻看着尉迟羽,怪笑连连。

“属下见过峰主!”

尉迟羽连正眼都没有打量着两个护峰长老,直接对着盘坐在蒲团的雷引动行礼。

“孙礼,庄阳,你们出去吧。”

雷引动缓缓睁开眼睛,那眼神满是饱经风霜的沧桑和浑浊,还有疲累。

“峰主,那属下之前和你谈的事?”

孙礼,庄阳一愣,不甘心的问。

“痴心妄想!”

似乎已经油尽灯枯,吐出这几个字,雷引动剧烈的咳嗽起来,整个人万分的疲惫。

“雷引动,我们待在九宫峰也有几十年了,这可是你逼我们的,那大家走着瞧。”

恼羞成怒之下,孙礼,庄阳搁下狠话,大步转身离去。

“小皮娘,滚开!”

因为怒火无法发泄,途径门口的时候,孙礼一把推开苏美美,使得小姑娘踉跄的退了几步,胸口痛的直咧嘴。

“慢着!”

叶天瞳孔陡然紧缩,冷声道。

他可以允许有人羞辱欺负自己,但绝对不会允许敌人欺负身边人,更别提彼此感情深的胜过了自己的性命。

“嗯?小子,你说什么?”

孙礼,庄阳转身蔑视的瞥了眼叶天,道:“一个刚刚进门的弟子,竟然敢让我们两个护峰长老暂住,你是活腻了,还是脑子被门板给夹了?”

“叶天,算了,雷引动大人坚持不了多久,别惹事。”

感受到叶天散发出来的窒息杀意,尉迟羽一把摁蠢蠢欲动的肩膀,摇摇头劝说道。

“呵呵,小东西,以后走路小心点。”

见叶天不敢动手,孙礼和庄阳耻笑一声,大步的走出了大殿的门。

“雷引动峰主,他是叶天,这位是叶天的妹妹,苏美美姑娘……”

尉迟羽开始介绍起叶天和苏美美,简短的将考核广场的种种事迹介绍了一方。

“七星拜月?九丈神桥,一口气突破十一个小境界,万兽御天梯?好好,咳咳……”

因为太过激动,雷引动又再次咳嗽起来,连忙用手捂住了嘴巴,等摊开手掌的时候,掌心竟然多了一抹黑色血迹。

“雷引动峰主,是谁将你伤成这样的?”

叶天眉头皱的死死的。

对方的修为最起码达到了造物的五六重左右,俨然是一方大人物了,而且还是玄宗的一峰之主,能将他重创的之人那修为纵然不到仙台也差之不远了。

而且后台定然是万分强悍的,要不然岂会连玄宗的正峰主都干直接下重手?

“这不重要,而且以你的修为也根本无法给本峰主报仇。”

雷引动摆摆手,万分虚弱的道:“叶天,本峰主之前已经听说了你和只手遮天的恩怨,你加入九宫峰,目的是想谋求一个职位,一个不低于只手遮天的职位对吧?”

“晚辈的确有这心思。”

叶天也不遮遮掩掩,直接说道:“晚辈的意思是您坐化之后,想登峰主之位。”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