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少妇

这时,若波·特·郝驰也好像有些不耐烦了,转了身体,想自己试试。

“等下。”梁晓飞马制止道。

若波·特·郝驰站定,看着梁晓飞,梁晓飞对着他指了指手机,自己又打开了照相机,对着走廊照了过去。

我去!像间谍片一样,基地里面都有这样的红外线,一条条红色的光线纵横交错,几乎占满了整个的空间!这的确是高培的风格,梁晓飞欣慰的笑着,盯着屏幕,踏进红外线的空隙,慢慢的移动。

若波·特·郝驰也学着梁晓飞的样子,看着手机,跟着梁晓飞往高培的办公室移动。

最里面,是了,里面,还亮着灯,不过,没有看见里面有人,估计现在高培睡的很香了吧。

梁晓飞又通过手机看了一遍,确认自己站的地方已经安全,不会再碰到红外线,收起了手机,习惯的看看周围。

我去!这才是现在的高培!心狠手辣的高培!走廊尽头,一个突出的平台,赫然放着一挺连接着几条线的机关枪!

梁晓飞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如果不是于沐阳给自己发短信,让自己发现了红外线,他们两个冒冒失失的闯过来,触碰了那些稠密的红外线,红外线会引发警报装置,自动启动机关枪,这么一挺,算自己能侥幸躲避,萝卜可不好说了,足以把他打成筛子!

梁晓飞碰碰若波·特·郝驰,指着黑乎乎的机关枪给他看。若波·特·郝驰看见,也是大惊神色,深深的吸了一口凉气!

梁晓飞走过去,握住机关枪的枪管,向折成了直角。

然后,梁晓飞拍拍若波·特·郝驰的肩,让他等下自己,又拿出手机,打开照相机,看着里面的红外线,慢慢的返回,走到对面的走廊尽头,那儿,也放着同样一挺重机枪!

梁晓飞如法炮制,掰折了枪管,对着若波·特·郝驰笑着,做了一个“oK”的手势。

梁晓飞这才又慢慢的朝高培的办公室方向走。

这是,突然听到楼下有人大喊:“不好了,有人进来了,老楼被杀了!”

梁晓飞从玻璃窗前看下去,有个人,从厕所的方向跑过来,大喊着,拉动着枪栓,朝天空放着枪。

“怎么了?谁放枪?”一阵喧闹,很多人跑了出来,大声的询问。

“这里闯进了外人,把老楼杀死在厕所里了!”那人惊慌失措的大声喊着,漫无目的的乱跑,乱叫。

接着,楼下乱了起来,很多人都胡乱的打着枪,大声喊:“快来人,有人闯进来了!”

他们的叫声,吵醒了狗,惊醒了所有的人。接着,警报声大作,宿舍的灯依次亮了起来,很多人穿着衣服,提着枪跑出来,不断地询问着,然后又惊慌的跑动着,一时间,警报声,人声,枪声,狗吠声响作一团。

“这儿,办公楼也有人被杀!快过来!”有人喊道。

这时,很多人,都向这栋办公楼涌了过来。

突然,他们眼前暗了下来,高培的办公室的灯,灭了!

不好,高培要跑!

梁晓飞急忙向这边跑了过来。

他的脚步触发了红外线,电脑触发了警报,只听“咔咔”两声,分明是撞针的声音!继而,两声爆炸声传来。

两挺机关枪几乎同时炸了膛,震碎了周围的玻璃,歪倒在走廊外的平台。

“进去!”梁晓飞对若波·特·郝驰说了一声,用力推开了高培办公室的门,接着外面的灯光,看着里面,没人;梁晓飞又迅速的跑进休息室,还是没人!

花架!对,花架是机关。

梁晓飞走到办公桌后面的花架,轻轻的搬动了一下,只听“咯吱”一声,花架旁边的书柜向外打开,透出了里面的光线。

里面是个密室!

没等书柜完全打开,梁晓飞冲了进去,只见里面人影一闪,接着是一把手枪,冲着梁晓飞“砰”的一声开了一枪,梁晓飞急忙闪开,只见那个开枪的人,从里面小小的窗口离开了。

“噗通”一声,有人坠地的声音,一定是高培,跳了下去!绝对不能让他逃跑!

梁晓飞跑到窗前,刚要伸头看下去,听高培大声的命令:“人在面,给我打!”

马,很多的子弹朝着这小小的窗口飞过来,拉着呼哨,打在窗棂和房顶,打落的石灰混凝土扑扑簌簌的往下落。

“师傅,有人来了。”若波·特·郝驰大声喊着。

枪声,只听很多人跑动的脚步声从下面的楼层传来。

梁晓飞退回到办公室,走到花架旁的窗前,看见高培正跑向直升机,而飞机的螺旋桨,已经缓缓启动。

“他想坐飞机逃跑。”梁晓飞喊了一声,打开窗户,跳了下去。

“师傅,等我。”若波·特·郝驰大叫一声,也跟着跳了下去,身后,办公室的门被踢开,传来一阵枪声。

梁晓飞站到地,见飞机螺旋桨越转越快,高培已经抓到了直升机的门,钻到了里面。

“哈哈,梁晓飞,你是抓不到我的。”高培大笑着说。

“你不是和我约战吗?为什么这样跑了?下来和我打!”梁晓飞气急败坏的大声喊道。

“不错,是我和你约战,你来这里,别想活着出去!”高培大声的喊着,不知从哪儿拿出一个圆形的,像地雷一样的东西看着梁晓飞说,“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你那命来吧。”

高培说完,用尽浑身的力气,把地雷一样的东西朝梁晓飞扔了过来。

这难道是于顺义给高培带来的化学武器?梁晓飞不敢大意,看着朝自己飞来的不知名的东西,后退了几步,看准方向,等那个黑不溜秋的东西落下时,飞起一脚,把它踢了出去,只见那个地雷样的东西“嗖”的一声,飞向高空,“砰!”的一声巨响,在天空爆炸!

威力果然很大,如果刚才在地爆炸,恐怕这摄神集团,会一片狼藉了。这高培为了杀自己,真的是煞费了苦心。

炸弹爆炸,像大大的烟花,四下分裂,里面的填充物,随着巨大的爆炸,向四面激射而出!打在了直升机,打出“叮当”的声音,旁边跑过来的匪徒们,很多惨叫着到底翻滚,应该是被激射而出的填充物伤到了。

梁晓飞和若波·特·郝驰也被打到了,但是那小小的冲击力,对他们一点作用没有。

“这是你的新发明?你笑死我吧。”梁晓飞大笑着说,“高培,你现在还有什么花招哦?尽管使出来!”

高培见填充物的爆炸,没有伤到梁晓飞,却把自己的人害的死伤很多,气的哇哇大叫,转身从机舱里拉出一挺机枪,歇斯底里的大叫着,对着梁晓飞扫射!

梁晓飞往旁边迅速移动,翻滚,他身边的地,被机枪的子弹打出无数个孔洞,激起阵阵飞尘。

直升机缓缓起飞,向着摄神集团的正门方向慢慢飞去。

“高培!不许走!”梁晓飞看着慢慢飞去的直升机大叫。

“哈哈,你有本事来杀了我啊?我是走了,怎么样?告诉你,梁晓飞,我一定会杀了你的!”高培凶狠的指着梁晓飞大叫,关了机舱门。

一定不能让他跑掉,怎么办啊?于沐阳怎么回事?会不会安排火箭筒啊?梁晓飞想着,脚下飞快的跑动着,跟着飞机的方向快速的跑着。

前面是大门了,很多的守匪,怎么办?

“萝卜,帮我!”梁晓飞大喊。

“来了!”若波·特·郝驰大声的回答一声,加快了速度,抄起身边的木桩,向大门口的守卫扔去。

“咚!”的一声巨响,守卫被木桩撞飞,又被挤到门,挤成肉馅。

周围的守匪见状,吓的魂飞魄散,不敢再做抵抗,四下逃散了。

梁晓飞身形一闪,瞬发而至,来到大门前,一巴掌打碎门栓,打开了大门冲了出去。

门外,一座巨大的铁索桥高高的冲着天空擎起,桥下,是又宽又深的护城河。

“老大,带我走!”远远的,于顺义站在铁索桥下,冲着飞机挥手大喊。

直升机停了下来,悬在空,丢下来一条软梯,于顺义飞快的跑过去,抓住了软梯的。

“别跑!”梁晓飞又瞬间催动丹田气,移动身形来到软梯前,一把拉下了于顺义。

高培看见梁晓飞的强大,忙对驾驶员说:“快拉高,我们走!”

于顺义见自己被梁晓飞拉下来,心气恼不已,死命的抱住了梁晓飞的身子说:“你让我走!”

梁晓飞被于顺义抱住,没有能在第一时间抓住软梯,直升机升了,连软梯也被高培收了回去。

“滚!”梁晓飞大吼一声,把于顺义甩到了一边,大声说,“萝卜,抓了这个人。”

“收到!”若波·特·郝驰在大门口处答应一声,朝于顺义扑去。

“高培,你别想再逃了。”梁晓飞大吼一声,催动丹田气,运用飘字诀,临风飞起。

可是,飞机螺旋桨的风力实在太大了,梁晓飞刚刚飞起,被螺旋桨巨大的风力吹的东摇西晃,根本无法控制!

我去!总不能在看着高培逃走吧!梁晓飞着急的大叫:“啊!啊!啊!”

突然,他看见了吊桥的巨大的铁索,有成人的手腕粗细,不容细想,梁晓飞跑过去,大吼一声:“啊!给我开!”

一声呐喊,身体的丹田之气,汹涌着涌向双臂。

“砰!”铁索被拉断,梁晓飞手里握着十数米长的铁索,舞动着,朝空的直升机扔了去。

“咔嚓!”铁索挂在直升机,缠进了螺旋桨,飞机瞬间停止了升,摇晃着朝深不见底的护城河跌落下去。

这时,高培却背了类似滑翔伞的东西,从飞机跳了下来,直升机跌落下去,碰着河岸的石块,刮擦出火星,机尾缠住了吊桥的铁索,带着吊桥重重的砸在护城河另一边的岸,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护城河里,吊挂在里面的直升机,冒出了缕缕火苗。

“摄神帮的匪徒听着,我们是w国军队,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我命令你们马缴械投降!”于沐阳的声音。

接着,对面的空地,雨后春笋般的,出现了浩浩荡荡,穿着整洁军装的两个国家的士兵,威风凛凛的临阵而立!

“高培,你还不悔改吗?”梁晓飞大声的对着已经打开滑翔伞的高培大声喊,“你投降吧,你已经没有退路了!”

“我是死,你也别想抓到我。”高培大叫一声,迅速的朝护城河的方向掉落。

梁晓飞御风飘起,借着风力,迅速的向高培飘去。

“你?你怎么可以会飞?”高培惊愕的看着飞过来抓住自己的梁晓飞问。

“你必须接受人民的审判!”梁晓飞大喝一声,拉着高培向下落去。

“哈哈,你抓了我也没用,告诉你,我已经把全部的钱和武器,给了我的干爷爷侯成保,他一定会为我报仇的!哈哈。”高培面色狰狞的大笑。

即将接近吊桥,直升机的火苗越烧越大,只听“轰”的一声巨响,直升机爆炸了,强大的冲击力,炸毁了吊桥,把梁晓飞和高培高高的抛向天空。

一切,都湮灭在那声巨大的爆炸声里了……

“怪,你怎么又进来了?”一个金色的人形问道。

“我也怪,你怎么可以站起来,怎么可以说话了?”梁晓飞问着。

“怎么这么多话啊?快出去,快出去,那么多人,那么多事在等着你,别在这儿打扰我的清修。”金色的人形不耐烦的推搡着梁晓飞……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