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弟恋情曝光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感谢茶花大大的打赏,各位大大的支持,是月光坚持写下去的动力。

不知不觉已经写了四十万字,今天这章4000字,庆祝一下。

----------------------------------------------------

罕熊和灵威在浴血苦战,毕路也不清闲,他现在遇到的危险甚至比他们还要大。

yīn阳谷,此刻散发出无比yīn险的气息。

要说yīn阳谷,这个地方连苦海都不如,苦海好歹还是凡人的旅游胜地,人烟密集,繁华如云,商贾成群,游人如织。

yīn阳谷这里别说凡人,连飞禽走兽都没有,方圆百里到处是秃山,岩石也都是红色黑色的,最要命的是这里天气变幻无常,经常是烈日当空,转瞬却是奇寒无比,山谷中常年弥漫着赤红如血的迷雾,进入其中,修士的神识都会被迷雾屏蔽。

其实也没有修士光顾这里,yīn阳谷半点灵气也没有,更没有什么矿产资源,连棵草都不生,更别提什么灵药仙草,想在这里发掘点修真资源,还不如发场白日梦更靠谱。

如此荒凉邪门的地方,在生机勃勃的大木大陆来说就是奇地,有奇地必有奇宝,这是修真界的铁律,以往还真有不少修士来这里想撞撞大运,结果个个都撞了一脑袋连两肩的晦气,两手空空的失望而去。

不过此地的奇异却从此传扬开去,后来越传越玄,说这里忽冷忽热,是因为此地的yīn阳交界之处,yīn阳谷的大名由此而来。

要说世上事有许多都是稀里糊涂,yīn阳谷的名字和传说,却是稀里糊涂说对了,这里还真是yīn阳交会的一处空间节点,不过不是在yīn阳谷,而是在一个和yīn阳谷平行的空间夹层之中,yīn阳谷是这个空间夹层最薄弱的地方,yīn阳二气经常会泄露出一丝半点,才造成如此奇异的景象。

后来地户发现了这个地方,对别人来说是不毛之地,对鬼修来讲就是一个聚宝盆,只要能够突破薄弱的空间壁垒,就能得到极为精纯的yīn气,还有类似yīn阳石一般的奇宝。

地户把这里当成了自己家的白菜地,随时都有一位元婴修士在这里坐镇,另外还有十二位金丹修士,组成了十二地支大阵,保护自己家珍贵的大白菜。

遮羞地户修士是躲在空间夹层之中的,yīn阳谷外面丝毫不会发觉,不知天门是如何知道地户这个绝密的后勤基地,派出强大的力量端掉了地户的镇守修士。

地户在yīn阳谷布下的十二地支大阵,威力不是一般的大,修士之间相互配合,根据刑冲合害,变幻无穷,要是使出三合三会的配合,地户的金丹修士完全可以斩落分神高手,加上有元婴修士居中主持阵法,合体老怪来了也讨不到便宜。

按说这样的力量,防守一个空间夹层足够了,可天门出动的是仙君级别的修士,结果十二地支大阵被破,地户守卫统统悲剧了。

地户守卫虽然没有逃脱的,但地户还是得到了情报,对天门驻守yīn阳谷的力量掌握得很清楚,然而毕路潜伏进yīn阳谷,却发现地户的情报不准。

尽管还没有进入空间夹层,毕路强大的神识已经发现,空间夹层内有着强大的元力波动,那是天尊级的修士才可以发出的。

小心翼翼的收回神识,毕路向玄yīn煞发出一道神识:“里面有天尊。”

玄yīn煞的身体僵了一下,瞬间便发出强大的战意,浓郁的杀气宛如实质一般,波涛汹涌一样冲出,直接突破了地表,将坚硬的红色、黑色岩石炸成了粉末。

毕路来不及阻止,只好大喝:“冲进去,杀!”话音未落,玄yīn煞就像出山猛虎一样,一头撞进了空间夹层。

毕路的用意是,既然自己这一路已经暴露,那干脆就发起强攻,策应玄石真人那一路可以偷入天门驻地,里应外合夺取yīn阳谷。

等毕路冲进空间夹层,里面已经乱成一锅粥,不仅是近处有厮杀,远远传来激烈的爆炸声,还有闪电般飞来飞去的剑光。

战端已开,毕路再无顾忌,强大的神识扫过,赫然发现玄石真人yīn阳伞气息就在天门修士的后方,正和几位修为强大的天门修士纠缠在一起。

原来玄石真人这一路,依仗yīn阳伞模拟出yīn阳谷的气息波动,神不知鬼不觉的混进空间夹层,一点也没有惊动天门的守卫。

潜入之后,玄石真人也发现天门驻守此地竟然有天尊级别的修士,不敢轻举妄动,又不能退出,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玄yīn煞凶神恶煞般的闯入空间夹层,出手就干掉了两个巡逻的天荷兰弟恋情曝光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门大乘修士,这下天门修士炸锅了,一窝蜂涌向玄yīn煞。

好时机!玄石真人也是一位狠辣的角色,立即发出攻击的命令,自己张开yīn阳伞,把天门在这里的两位天尊初期的大修士笼罩进了自己的yīn阳界内,凭借主场之利,硬是已天人的修为,和两位天尊战成了均势。

审视一下战场,毕路看到玄yīn煞那里的天门修士最多,不过大多都是大乘和仙人的修为,以玄yīn煞天尊初期功力,消灭他们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反倒是玄石真人,对手虽说只有两位,可都是天尊,时间长了难免有失。

毕路判断得一点没错,玄石真人现在就感觉力不从心,本来修为就差了两级,再加上yīn阳石被毕路生生切走一半,连累自己的神魂受到伤害,若不是yīn阳伞玄妙无方,他在两位天尊的合击之下,早就血溅五步了。

毕路判断清形势,长啸一声,化为一道流光直奔空间夹层的深处,有混沌元气护身,天门修士也阻拦不住,他直接冲进了玄石真人的伞内世界。

现在yīn阳伞内,玄石真人刚凝聚出不久的黄泉路和彼岸花,早已被天门的两位天尊轰得满目疮痍残红飘零,现在这两位天尊已攻到了伞内世界的垓心,轮番对着yīn阳石猛轰,原本小山一样的yīn阳石,已经缩小到十几丈高。

毕路哪里还讲客气,话也不说,出手就是紫龙牙,一溜电光直奔其中的一位天尊,这位天尊长得五大三粗,身穿黑袍,一脸的络腮胡子加横丝肉,cāo纵一柄貌似切肉的大砍刀,正在猛劈yīn阳石。

别看他长得不像有道修士,倒活脱脱像个杀猪的,但绝不是莽夫,能修炼到天尊的境界,哪个都是人精,只不过他被玄石真人层出不穷的各种手段弄得心火大盛,恨不能一下就就解决掉这个只有天人修为的小辈。

就算急怒攻心,他还是保留着一分警觉,紫龙牙临近的时候,他蓦然惊觉危险临身,急切中什么神通都来不及用,很不顾形象的来一个懒驴打滚,堪堪避过要害,但左臂一凉,半截手臂飞出老远。

靠,我他妈就是断臂专业户啊,当初是菜鸟的时候,在云从就切掉冯遥的手臂,现在升级到切天尊的手臂了。毕路一边腹诽自己,一边急忙瞬移,连续几个瞬移,才躲开了另一位天门天尊的攻击。

那位杀猪汉天尊借机一招手,把半截手臂吸了回来,想使用大神通接上,哪成想紫龙牙里还有一个蓝灵,早把那条手臂的元气精血吸到了肚中,那手臂变成了一条干木柴,半点生机也无,饶杀猪汉是天尊也接不上了。

暴喝一声,杀猪汉天尊扔掉手臂,凭空长出新的手臂,翻手亮出又一柄砍刀,两柄砍刀碰得叮当山响,修为在大乘以下的修士不用动手,只是这个响声就可以震晕了。

“无耻偷袭的小辈,俺熊大家和你没完,抽了你的筋,剥了你的皮!”杀猪天尊叫着,便想冲上来贴身肉搏。

你他娘好歹是天尊啊,叫的什么破名字,毕路一边飞快的后退,一边说着:“你别熊大家了,只熊我一个好不好?”

熊大家的眼睛都红了,能不红吗?凭空长出一条手臂,看着高端大气上档次,实际上耗费的精气比盘肠大战三百合还要大,而且新生的手臂缺少千锤百炼,和全身的钢筋铁骨没办法比的,以后还要耗费许多的时间和元力来淬炼这条手臂,吃亏大了。

“大家,你冷静一下,不要冲动。”说这话的是另一位天门天尊,他向毕路一抱拳:“这位小友,看来你不是鬼修,怎么和地户那群地老鼠搅到一块去了?赶快退走,我便不追究你伤我天门修士之过。”

毕路大量一下,这位天尊长得白白净净,一身白袍,满面和气,文文弱弱的像个秀才,可手里拿的家伙却很奇怪,竟然是二尺长短的一条黄泥棒。

黄泥?还棒?还别说,毕路上下看了半天,真就是黄泥搓搓做成的一个短棒,那个黄泥看起来和路边水坑里的黄泥没有两样。

不过要说真的就是小孩过家家的那种黄泥棒,打死毕路都不相信——天尊啊,现在六统域最高的战力,会拿个黄泥棒和你过家家?谁信谁是棒槌,还是黄泥棒槌。

“棒槌,你——”熊大家还想说什么,却被白袍棒槌堵了回去:“大家,你少说两句能死啊?”

转过头,白白净净的棒槌笑呵呵的对毕路说:“小友,他们都叫我棒槌,你也可以这样叫。你莫被地户蛊惑,惹上了无妄之灾。”

熊大家憋气窝火,不过他知道棒槌别看长得文静,其实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凶徒,还是那种敲骨吸髓、荷兰弟恋情曝光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吃干抹净的那种,今天是怎么了,对这个大乘小辈这样客气,莫非是他的私生子,舍不得下手?

棒槌哪里知道熊大家的龌蹉想法,他心里对毕路很是忌惮,因为他修炼的功法特殊,对天地元气之类的十分敏感,在毕路的身上,他感到了一股模糊晦涩却十分危险的气息,虽说这个小辈看起来只是大乘修为,可即使是同级的天尊,也没有给他这样的危险感觉。

毕路身形又飘出一段距离,才停了下来,他在拖延时间,以便自己察看这两位天尊的虚实,还争取一点时间给玄石真人恢复,更主要的是等待玄yīn煞灭杀那些天门修士,赶过来和自己汇合,他可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一人可以战胜两位天尊。

停住身形,毕路神识扫描一下,发现玄石真人喘息略定,玄yīn煞那里也快要结束战斗,才笑着说:“棒槌前辈,你们天门可是要将在下除而后快的,想劝我不和你天门作对,你还真是棒槌啊。”

这小辈是**裸的打脸啊,一点台阶都不给。棒槌的脸都青了,他明白毕路的心思,恨声说:“给脸不要,大爷今天就送你上路。”

说着,棒槌便扬起黄泥棒,玄石真人已经缓过气来,岂能容他先下手为强,yīn阳伞转动,漫天黑气化为千万条黑蛇,雨点般shè向棒槌和熊大家。

熊大家早就快气炸肺了,看到黑蛇扑来,叫了声:“无知鼠辈,手下败将,也敢来欺负本太爷。”手中的两柄砍刀脱手飞出,一片刀山迎向漫天黑蛇,片刻间所有的黑蛇都被一刀两断,重新化为yīn冷的黑气。

他刚刚动手,瞄着他的毕路也动了,他以混沌元气驱动的紫龙牙化为淡淡灰光,几乎无视时间和距离,一下就出现在熊大家的脖颈旁。

熊大家没有时间躲避了,幸亏棒槌一直在盯着毕路,见到毕路手臂微微一动便知不好,他修炼的功法使他感觉到了熊大家有生命危险,想也不想就是一脚,把瞪眼等死的熊大家踹了一个就地十八滚,免去了枭首的悲剧。

脑袋保住了,可熊大家的右臂又飞了出去,这位杀猪天尊熊大家连手臂都没有召回,凭空又长出一条新鲜出炉的胳膊,脸色顿时苍白起来,看向毕路的眼神是又恨又怕。

棒槌踹倒熊大家并没有住手,而是以其治人之道还治其人,黄泥棒槌和紫龙牙一样,无视时间和距离,倏然便出现在毕路的脑门前。

此刻毕路的紫龙牙再快,也无法圈回救护,只见那条还带着湿气、软软黏黏的黄泥棒槌,毫无悬念的砸向了毕路的头顶。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