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妻子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送走了关欣,唐风长出了一口气。

他看得出来,关欣出身绝对不会是普通百姓的家庭。这样一个来自于类似于某种被称为继承者的身份,在华夏有一个已经被叫烂了的“二代”的群体里,能够如此的忠诚于自己的职业,或者说事业,绝对是异类了。

正是基于这个原因,唐风才会去帮助关欣想了想解决案子的关键点。

打开面前的电脑,很熟悉的登入到了中平市hèng fǔ官方网站,把浏览器页面往下拉了拉,便看到了关于这个案子的情况。

来到中平市不久,唐风便开始关注中平市的新闻,这个连环杀人案是最近中平市关注度最高的新闻。网络作为平民百姓了解时事并肆无忌惮的发表意见的平台,在这个新闻上充分展现了其广泛xìng和复杂xìng。一条关于连环杀人案的帖子昨天唐风看时还只有几千点击,几十个回复,现在就已经有了十几万的点击,回复也达到了上千条,成为了百姓关注栏目的置顶jīng华帖。

点击进去,唐风快速的浏览着这个帖子的回复,然后又很快的把他关掉了。

唐风告诉关欣的关于案子的推测,并不是凭空推测,作为暗黑佣兵,对于某件事关注后,他已经养成了系统分析的习惯,通过对最近的中平市刑事案件爆发频率、连环杀人案被害人出事地点、时间和年龄的分析,再通过对当地的时事的调查了解,唐风已经基本上圈定了凶手的特征和职业。当他通过网站上发现公安对于案子的调查出现了一定的偏差后,关欣的出现,便成了最好的影子。

其实,唐风丝毫没有小瞧华夏公安的意思,之所以这么做,一方面是想把这个案子尽快破掉,不然一拖下去,搞不好公安那边用什么人海战术,再牵连到自己头上比较麻烦,再者,他也需要在公安系统里有一个关系存在。关欣这种学习能力强,正义感更强的女孩,便是很好的目标人选了。

“看什么呢,这么专心?”

唐风正理着自己的思绪,突然听到何兰的声音,他不慌不忙的动了动右手,把浏览器往上拉了拉,抬眼微微红着脸说道:“没病人,就看看新闻……何姐,我分心了,下次不看了!”

何兰慵懒的倚在办公室门框上,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动不动就有点脸红的大男孩,仿佛自己也一下子回到了刚毕业的那个年月,心里突然有种要做怪戏弄一下唐风的心思,似笑非笑的说道:“唐风,是不是看上人家小姑娘了,正搜索关欣的资料呢?”

唐风刚把网页关掉,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掩饰着自己微微泛红的脸,没想到何兰竟然这么说,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张口就朝前喷,好在他已经习惯了应付这种突发事件,原本一口喷向电脑屏幕的茶水被他一扭头向门口喷了出去,何兰压根没有想到唐风竟然有这样的反应,被喷了个满脸满身,却还没有反应过来,愕然的看着唐风,任脸上的茶水一滴滴的滴在衣服上,打湿了白大褂,露出了里面若隐若现的曲线。

搞大了!

唐风脑子里瞬间便闪过了这个词,他急忙拿过桌子上的纸巾,看着很慌乱的往何兰的脸上身上擦去,边擦边急忙道着歉:“何姐,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你会说这个……你没事?”

看着慢慢伸到自己脸前的纸,何兰终于反应过来,在纸落在自己身上前接了过来,嗔怪的看了唐风一眼,一边自己擦一边说道:“用得着那么大惊小怪吗?关欣又不大,和你的年龄差不多,长的也漂亮,心地也不错,最重要的是工作不错家境很好,这么好的女孩,喜欢着很正常啊,难道我说错了?”

唐风又抽了一张纸递给何兰,目光刻意避开何兰“湿身”后露出的曲线,苦笑着说道:“何姐你也知道她家世那么好,条件那么优秀,你还说我喜欢她,高晓松妻子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那不是拿我开涮吗?我这样的条件,怎么可能和人家一个层次的?那不被人笑话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何兰接过纸,又擦了擦,不过看着那淡黄sè的茶渍,很快就放弃了手里的动作,把那纸扔进了垃圾蒌里,一边把因为湿了粘在身上的白大褂拉了起来一边笑着对唐风说道:“没想到你这才刚毕业就把世道看的这么消极,这可不好啊!电视里不都演的嘛,那些灰姑娘总会遇到王子的,同理,那些落难的铁匠也总有被公主喜欢上的时候,你可别灰心啊!如果真的喜欢,就大胆的去追啊!”
高晓松妻子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你也说都是电视了。”唐风已经恢复了平静,“电视里的东西,包括新闻,又有多少能够当得了真的?不过何姐,我觉得你现在应该是换套衣服去,而不是八卦我的感情?你看都……”他指了指何兰的胸口已经湿透了两层衣服露出文胸轮廓的部位,微微红了脸说道。

“小sè鬼,便宜你了!”何兰低头一看,红着脸嗔怪的说了一句,转身去换衣服了。

“身材真好啊!”

收起了逼着让自己脸红的内功,唐风再次端起了水茶,很有滋味的喝了一口,看着何兰的背影,低声评论着,“不过恐怕过不久就没这个心情来调戏我这个小喽啰了?”

唐风的猜测一向很准。这个“不久”并没有用多长时间,只过了一天多时间,关欣便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那两个诈骗犯已经交待了。”关欣这一次很谨慎,是先拉着唐风钻进了推拿室里,让他把自己的治疗做完后,才出来对何兰说出来自己带来的事关济世医馆的消息,她有些小心的看着何兰的面孔,仿佛生怕她发飙一样,小心翼翼的说道,“你们医馆的吴德财是这次诈骗活动的主谋,他们是在吴德财的牵线和计划下才准备实施行动的!”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