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禁忌校医

汽车继续行驶在漆黑的公路上,但是车速渐渐慢了下来。

“曾经的我只是别人的另一种人格”,唐婉握着方向盘的手在颤抖,“我没有亲人、没有朋友,甚至没有完全属于自己的身体,我不能生活在白天,只能在夜晚独处……”

说到这里唐婉惨然一笑,“但即使是这样的我也恋爱了,就和你一样,我也认为这份爱情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所以我爱的义无反顾,爱的不可自拔,我们的爱情经历过生与死的考验,我曾经认为它是坚不可摧的,但是……”

唐婉的声音哽咽了,“但是最终我还是放弃了”

“为什么?”,端木纯不解的问道,“为什么你那么爱他,还要选择放弃?”

“因为我自卑!因为我懦弱!”,唐婉哭泣着说道,“因为我不配拥有爱情!我给不了另一半他想要的生活,为了爱我他必须放弃所有!”

“他不愿意吗?”

“不,他愿意”,唐婉擦了擦眼泪,接着说道,“为了我,他愿意做任何事情,包括死亡,但是你知道这对于我来说是什么吗?”

“什么?”

“这是对我尊严的一种践踏!”,唐婉一个刹车,将车停在了路边,然后她趴在方向盘上痛哭起来。

端木纯一脸伤感的看着唐婉,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你不要再说了,我懂了”

唐婉抬起头,强忍住眼泪,“如果你的爱是建立在另一半无限的妥协和放弃的基础上,那么这份爱还有什么意义,爱的奋不顾身,爱的失去自尊,最后得到的只有痛苦!”

端木纯凝视着唐婉的眼睛,“你爱的那个人就是许诺,你曾经依附的那个人就是唐悠悠,对吗?”

唐婉没有回答,她直视着前方,重新发动着汽车。

汽车继续行驶,车内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不久之后,汽车来到了通向永夜庄园的林荫大道上,这时端木纯终于说话了,“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

“你只有两个选择”,唐婉直视着前方说道,“要么放弃她,要么……”,唐婉扭头看了端木纯一眼,“就咬她一口!”

“唰~”,唐婉一脚油门,汽车冲进了永夜庄园。

……

地上并排放着的五具巨狼的尸体,干扁如柴,就像是五块被风干的腊肉一般。

端木雄走向了塔楼的窗台,对着外面喊道,“干得好!我的朋友们,继续吧,去密林那里,杀光你们能看到的所有的人!”

“嘶……”,一阵嘶吼,一团黑影飞向了远方,仿佛被一块黑布将月光都遮住了。

端木雄转身走到了大厅中央,左手边是他的王座,右手边是他沉睡的那口金属棺材。

端木雄按动机关,金属棺材慢慢的打开了,此时里面关着的是端木白霖,她的身体被手腕粗细的铁链紧紧的缠绕,从脖子缠到脚腕,就像是一具钢铁的木乃伊。

她的嘴巴里被塞进一颗铁球,铁球很大,将她的嘴巴完全撑开,在铁树的两端有两条铁链,顺着她的腮帮延伸到脑后,那铁链拉得很紧,已经陷进了肉里。

此时端木白霖紧闭着双眼,没有挣扎,也没有叫喊,真的就如同一具木乃伊一般。

“对不起!”,端木雄抚摸着端木白霖此刻唯一可以活动的长发,露出了于心不忍的表情,“原谅我,白霖,我没有不死族的血液给你喝,所以我只能这么对你”

端木白霖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她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端木雄。

那目光里有什么?爱?恨?愤怒?亦或是失望?除了端木白霖自己,没有人能够读懂。

“我杀了端木森!”,端木雄冷冷的说道,“我真很后悔当初的那个决定,我不应该选择沉眠,更不应该把你交给他来照看”

端木白霖轻轻的抽泣了一声,泪水从她的眼眶中流出。

“我看到了端木森的记忆”,端木雄接着说道,“三十年前在关着你的地方发现了谢欣然的尸体,而你从那里逃了出去”

“三天之后,端木森在密林里发现了昏迷的你,当时你赤身,满身都是血”

“不久之后,在一个月圆之夜,林怀城找到了端木森,送给了他一管血液,你喝了那管血液,那一晚你没有发狂变身”

“从那以后,林怀城不断的给你供应那种血液,你再也不用被关着了,可以像一个正常人那样生活,但是!”

端木雄话音一转,“从此端木家族开始没落,林怀城和他的魔音集团迅速崛起,逐渐掌控了高特市的一切!”

“高特之光,呵呵~”,端木雄轻蔑的一笑,接着他的眼神变得犀利,“为了那血液,端木森变成了林怀城的走狗!吸血鬼变成了人类的奴隶!”

“是你毁了端木家族!”,端木雄突然大声吼道,“是你毁了我苦心经营的一切!”

端木白霖没有辩驳,也无法辩驳,她默默的转头,闭上了眼睛。

“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端木雄大声说道,“你鄙视我!你看不起我!因为在你的心里,权力、地位、财富,这些通通一文不值!”

“但是作为一个吸血鬼!”,端木雄的情绪越来越激动,他伸手指向了身边的王座,“作为一个高贵的种族,权力和地位流在我血液里的东西,我根本无法抗拒!”

“为了你,我曾经放弃所有”,端木雄平静了下来,“我和你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你知道当时我有多痛苦吗?”

“呜呜……”,端木白霖终于用哭泣的声音回应了端木雄。

端木雄马上冲上前,解下了端木白霖嘴里的铁球,“白霖,相信我,我依然爱着你!”

端木白霖深吸了一口气,止住了哭泣,她看着端木雄,眼神充满了惆怅,“曾经我们的爱情被人们鄙视,被人们唾弃,被人们仇视,但是我们挺过来了,世俗的枷锁,种族的仇恨都没有摧毁我们的爱情”

“我们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这里没有狼人和吸血鬼的战争,这里也没人知道我和你的关系”

端木白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曾经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幸福,纵使我会发狂,我会变身,但是只要有你在身边,我就知道自己不会有危险”

“但是!”,端木白霖收起了笑容,怒视着端木雄说道,“是你毁了这一切!你变了!开始追求权力和地位,你让越来越多的人变成了吸血鬼,变成了你的奴仆,在你的仆人面前,你不敢承认我们的爱情,不敢给我一个名分,你把我关起来剥夺了我的自由,你为了变得更加强大选择长眠,把我丢给了一个我根本不爱的人!”

长长的控诉结束之后,端木白霖黯然的低下了头,看着自己满身的铁链,她又哭了,“我们的爱情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呢?”

“因为你们的爱情从一开始就是不平等的!”,大厅里响起了另一个男人的喊声,接着塔楼的门打开了,端木纯和唐婉走了进来。

……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