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锦在公共汽车全文阅读

率先不可思议的是木老。

“凤舞!?”带着不确信的问道。

“木老,还记得我?”黑衣凤舞依旧是昔年的模样,只是如今却气息迥异了。

“可是却与以前不同了。”木老再次摇头。

“不错,我们凤凰一族历来修炼涅槃秘术,可以在灰烬之中涅槃重生。只是在伐天之战后,我却不想轻易的涅槃了,轮回神主的安排便是让我在极致的毁灭之中,一另类的涅槃之术重生。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在吞噬了金乌本源,以及众多的神火之后,再次经历一番淬炼,再次涅槃于冥界之中,如今的我,是凤舞,也不是凤舞了。”凤舞轻笑,眉宇之间却是无边的黑色火焰在绽放。

凤族的修士,连同大帝,齐齐拜到。

“起来吧。”声音平淡之中,有着无边的威压。

“算起来,我们都是诞生混沌之中,难免受到至高法则的制约,唯有超脱,方有一线生机,我本是轮回之身,可以在漫长的轮回之中,避开和超脱于六道之外,如此至高法则便已经无法制约与我了,祖龙和凤舞同样如此。”

“即便如此,祖龙只是残缺之身,凤舞虽然涅槃重生,但是却难以和我们虚神相抗衡,你如何赢我?”神仆依旧强势。

龙野望向战场外的木老,“木老,灰烬之中可以重生,其实毁灭并不一定以为着灭绝,都有一线生机。”

木老抬头,气息在不断的攀升,“好,既然如此,我也疯狂一把。”

每一步踏出,便是一片茫茫无际的丛林。

一直以来,木老的强势都作用于一个平衡之中,他不想彻底的打破大界的平衡,并希望能够开拓出蛮荒大世界,让宇宙在毁灭之后,众生能够有一个繁衍之地。

但是往往因此而忽略了必要的武力和绝对的强势。

在大界之中,都忌惮木老,但是却并不是恐惧和害怕,仅仅只是一种忌惮而已。

龙野笑了,木老望着龙野同样笑了。

“想不到,你小子连我也算计在内了。”

“您老可是最为关键的一环,岂能错过。”

“回想当初你光屁股的模样,真实让人怀念。”

龙野脸色变了,不怀好意的说道:“木老,能不能不提这一茬?”

“哦,忘了,呵呵,不好意思啊。”很难想象木老居然也有如此记仇的一面。

现场有点温馨。

劫云依旧未散,漫天的神兵和神将环伺四周,只等神仆的一声令下。

他们本身便是法则之身,谈不上真正的死亡和毁灭。

而众界之中的修士看似铺天盖地,但是这些都是血肉之躯,一旦陨落,便是真正的毁灭了。

力量上敌众我寡,实力悬殊很大。

龙野却始终平静,望着冰冷的宇宙深处,朗声问道:“你们是不是也该站队了?”

似乎在和空气说话,但是现场的很多修士都能锁定和感知到很多的气息存在。

金戈铁马一般的修士跨越冰冷的空间,远远的站定。

紫色的肌肤,满头具是紫色的发丝,身形厚重而沉稳。

炼尸门的老祖将游。

满身污秽血气的血族老祖血神。

一轮乌黑的大日高悬头顶的照日宗老祖,照日。

弥漫着无边鬼气的鬼王门老祖万鬼。

这些都不在是分身,而是真身。

算起来,龙野和他们的分身都有过接触和交手,甚至于彼此都有着仇怨。

“如何站队?”将游的声音机械而铁血。

“你们都是超越六道之外的另类生命体,但是你们依旧生存在这片宇宙之中,如今宇宙的存亡在即,是加快毁灭,还是力挽狂澜,就看你们的抉择了。”龙野平静的说着,但是眼神却并未直视他们。

这是一种无视,更是一种羞辱,还有便是一种强势。

“你的意思无非就是帮你,还是帮神仆而已?”血神血气滔滔,一字一句的说道。

“真是如此。”

“那我们有什么好处?”照日头顶的乌黑大日照射出无量的黑芒。

“帮我,你们便可以继续的存在下去,帮神仆,事后我会一一的秋后算账,仅此而已。”

“你似乎稳操胜券了?”将游不为所动,语气之中满是讥讽。

“没有一分胜券。”

“那你还敢口出狂言。”

龙野终于正视他们了,双目平静,却有乾坤翻转,继而咧嘴一笑,“在我证帝之时,便有心将你们全数抹杀的,但是我信奉的却是存在便有存在的道理,所有让你们苟延残喘,也让你们好好的反思,就因果而言,我们之间谈不上生死大仇,不同于天眼大帝,他和我有大因果,所以必须死,所以我第一时间灭了他,而今我们相聚,因果便已经纠缠在一起了,至于结什么因,得什么果,却要看你们的抉择了。”

再次扭头,无视将游等修士。

神仆却不失时机的扭头望向将游等人,“我若成神,赐你们永生。”

“永生如此,依旧抵不过大逍遥大自在。”龙野摇头轻语。

回头望向木老,祖龙还有凤舞,“拦住神兵神将,将量减少伤亡,余下的事情,我来做吧。”

木老欲言又止,撤身而退,祖龙和凤舞同样如此。

剑客和黑蛋,野狼配合,和永夜大战,彼此难分高低,早已脱离了这片宇宙空间,只能远远的看见道道红光在黑暗之中绽放。

此时的大界多处塌陷,生灵毁灭了无数,哀鸿遍野,血流成海。

龙野正视神仆和五位虚神,“一战而已。”

践踏祭坛,头顶封神榜,有着无穷的神力和信仰之力加持,此时的龙野如同宇宙之中的唯一。

刀光剑影,周围皆是扭曲的时间和空间。

一对六,明显龙野吃亏,但是有着点将台和封神榜的加持,却始终让龙野立于不败之地。

相比其他的战场,此处显得风轻云淡很多,见招拆招,一招一式均是朴实无华。

龙野演绎着极致的‘炎黄’神技,数世之攻,皆可在其中看到影子。

玄奥莫测,诡异无比,即便不是虚神,但是却不落下风。

有着木老,祖龙,凤舞的加入,大界一方的修士逐渐的站稳了脚跟,不至于被被动,和神兵神将僵持不下。

但是众修士都明白,真正决定胜局的关键,还是要看龙野。

久战不下,神仆已经明显的暴躁起来。

“裁决之剑。”一声厉喝,劫云之中,落下一把古朴的长剑,带着无穷的神威。

长剑缓缓落下,整个宇宙都静止了,唯有一种大界的律动在轻颤,无数的生灵在静止之中化作血雾,消散一空,元神和肉身没有丝毫的遗留。

这朴实的一剑,带着无边的神威,是真正的真神的威压,引动着至高法则,宇宙的力量。

欲任天葬等虚神大惊,五尊先天混沌道兵携带着无边的秩序之力,淹没龙野。

他们知道,必须在神仆之前抹杀龙野,继而抢夺道果,不能让神仆占先。

六位都是整个宇宙之中的至高存在,却合力催动全力抹杀龙野。

大界的修士绝望了。

龙家众人目瞪口呆了,一干女子都已经脸色苍白了。

核心之地,听不到,也看不到任何的风声。

六道攻击不分先后的直接将龙野淹没。

只是诡异的是,龙野却在最后的时刻放弃了抵挡,只是将道果高高的举起,望着绣女等女子微微一笑。

继而一切便了无踪影了。

核心之地层层叠叠的空间和时间波动在肇事者绝对的力量,毁灭的风暴却又隐藏在无形之中,维持在一个很小的范围之内。

“不要啊。”绣女惨呼,喷出一道血箭。

余欢跪倒。

纵横千语双目呆滞。

“要相信他,不会有事的。”冥凤喃喃自语,似乎在安慰自己,又像是在安慰众人。

相扶相持,彼此望着核心之地。

然而,点将台消失了,封神榜消失了,就连永恒存在的道果也消失了,混沌道兵也消失无踪。

似乎这一切都毁灭了,蒸发了。

神仆和五位虚神皆是不可思议的望着核心之地。

道果是万道之精华,可以吞噬和吸收一切法则攻击,轻易是不会毁灭的,一方宇宙之中,也仅仅只存在一枚道果,除非真神出手,不然是难以毁灭的。

也正是如此,神仆和五位虚神才敢于全力出手。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众人皆已经停手了,等待最终的结局。

然而却诡异的平静。

褶皱的空间最终平息下来。

却已经没有龙野的任何气息。

九次轮回,便已经是极致了,此前的不断轮回,都是以不同的身份转世轮回的,也唯一这一世是同一个身份历经九次轮回。

那么这一次究竟是轮回,还是毁灭?

众修士不知道,即便神仆也在猜测。

裁决神剑,是真神的佩剑,拥有无上的神威,是宇宙之外的金属和至高法则凝聚而成的,即便是神仆也难以真正的催动。

但是神仆却不相信裁决神剑在自己的手中能够毁灭道果,那道果和龙野究竟出现了什么变故了。

微微的感受着宇宙中的气息,希望能够寻到蛛丝马迹,然而一切徒劳。

凭空消失了,无影无形。

神仆不敢稍有异动,五位虚神同样如此。

众人在绝望之中也逐渐的清醒过来,太反常了,事出反常必有妖。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