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的胸软软的真好吃

“嗯?男朋友啊,当然是交的。”难不成还是抢的?秋芸一脸无害的懵懂。

我——日(哔哔……)

毕然此时面色冷静地看着眼前的虾饺,瞬间不想讲话,内心极度暴走。

看来他的确是老了,已经赶不上如今年轻人的快节奏进程。

谈个男朋友都可以这么润物细无声。

吃完宵夜,毕然送秋芸返校。

在校门口碰到了携“男闺蜜”压马路的刘飘飘。

刘飘飘用漂亮的大眼睛在毕然的身上梭巡了一圈,然后对着她的“男闺蜜”说:“亲爱的,很晚了,你回去睡觉吧。”

这是秋芸第七次听到她对着不同面孔的男生喊“亲爱的”。

她的爱可真多啊,都泛滥成灾了。

秋芸跟毕然道了别。

毕然显然兴致减退了大半,懒懒地应了一声,便转身钻进自己的座驾里。

刘飘飘的八卦脸即刻凑了过来,笑嘻嘻地说:“这是不是就叫近朱者赤,受本大神的熏陶,你撩汉子的功力见长啊。”

秋芸一见她被社会不良风气荼毒样儿,就知道她一定误以为自己也同她一样,撩汉技能满点,又在深夜出来风流作案。

“请不要在自己身上用好词好么?要真是这样,那顶多算近墨者黑。”秋芸反击。

刘飘飘不以为意地笑了笑,然后暧昧地撞了撞她的手肘:“新欢啊?挺帅的嘛,就这蜂腰翘臀,我给1o5分。”

秋芸无语:“普通朋友而已啦,请不要用你那滥情的爱情观来亵渎我的专情,我才不会学你那一脚踩多船的不良嗜好。”

“行行行,就你最纯情。”刘飘飘开始侃侃而谈,“其实嘛,男人如衣服,颜值穷点儿就穿差点儿的,颜值高了就穿名牌货,何必计较衣柜里是否有地儿搁这些衣服?”

这句话可以被收录为“年度最受女性欢迎语录辑”。

“而且他们这些臭男人哪个想法不跟我一样?大家只不过各取所需罢了。”刘飘飘最新布的放浪形骸语录。

秋芸不置一词,人各有志,个人价值观不同,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其实有时候,秋芸会想,刘飘飘以前是不是受过什么刺激?这又是整容又是放荡不羁的,如果不是鬼上身,八成就是被某渣男伤到了脑壳。

不过每次秋芸问起来这事,刘飘飘总是四两拨千斤地一笔带过,慷慨激扬道:“时光一去不回头,总有一些人的青春为了狗。”

说起来,刘飘飘跟秋芸虽然行事作风截然相反,本质却是一样的。

表面上活得没心没肺,其实不过是为了不被人窥探了内心的惶恐不安和秘密。

“对了。”刘飘飘忽然目光炯炯地道,“既然你对那位帅哥没兴趣,不如介绍给我啊。”

得,野猫本性又开始暴露了,不对,野猫情大多在夜晚,刘飘飘基本无时差无差别间歇性作。

秋芸好奇:“你居然不认识他么?”

刘飘飘摇头。

“天,他可是圈内有名的花花公子,毕家的长孙毕然,你居然不认识?”为了刘飘飘着想,秋芸不得已在毕然身上贴上几个特殊词汇,“不过你确定要勾搭这个爱心比你还泛滥的老男人?”

刘飘飘这厮却顿时来了兴致,眼睛亮着十万伏特的光芒。“花花公子啊,我就好这口。”

秋芸:“……”

既然要做月老,自然得征得当事人的同意。

回到寝室,秋芸了微信给毕然:“在不?”

不采取单刀直入的对策,只是因为心虚踌躇。

那边,毕然正在酒吧买醉……好吧,其实是在撩妹。

他听到有短讯进来,打开一看是秋芸,胸口起伏了一下,随即想:你丫头做什么?有男朋友了还来招惹他。

不过还是从善如流地了个微笑表情。

秋芸问:晚上跟我在一块儿的女生你有看见吗?

毕然回:太黑没看清。

秋芸正在琢磨,他说的是夜太黑还是刘飘飘太黑。

毕然见她半天不回,有些不耐。

身边的尤物将身体靠了过来,柔夷在毕然的大腿上似有若无地打了两个圈,红唇贴着他的耳廓,嗲声道:“干嘛一直玩手机啊,你对人家不感兴趣吗?”

毕然浑身绷了一下,手不由自主地慢慢探向女人的嫩腰,翘着唇角说:“怎么会,我……”

“叮咚”,又有短信进来。

毕然再度被吸引了注意,单手划开手机后,就看到秋芸来了这么一句:你现在有女朋友吗?

“叮”,毕然的目光胶着在了屏幕上,好半天收不回来。

这话的意思是……

身边的尤物开始抱怨。

这边跟她*,那边却一直关注手机,怎么看都没有将她的卖力讨好放在心上。

毕然笑着对她做了个抱歉的手势,然后松开她,犹自走到角落的单人卡座上,开始认真专研手机。

嘴角的笑意渐浓,毕然回了一条:目前还没有,怎么?你想说什么?

他不介意秋芸“移情别恋”,反正得到她之后,他有的是方法让闲杂人等自动消失。

秋芸:我先问你个问题,你会介意女朋友除你之外,另外还有男朋友吗?

毕然怔了半晌,虽然这话同时给他的人品打上了“同样滥情”的标记。

但若是提问人是秋芸……他倒是不在意被贴标签。

没想到这丫头才跟他摊牌,这会儿就来问他介不介意她一脚踏两船。

难道……先前她说自己已经有男朋友,只是为了试探他的反应?

毕然漾开了眉眼,来一条:看对象是谁。

秋芸的若即若离早已经让毕然心痒难耐。

她的一颦一笑、她的青春张力、她的古灵精怪……这些无疑都是老男人眼里致命的诱/惑力。

秋芸看着手机,会心一笑——看来有戏。

她趁热打铁:那我先几张照片给你瞧瞧。

照片?

难道是私密照?

毕然不由正襟危坐:连两个微笑的表情。

没一会,秋芸来两张刘飘飘的照片,附:你刚才说太黑没看清,这样够清楚了吧?她是我的同班同学刘飘飘。(顺带甩了张名片过去)

怕毕然急于否决她,秋芸又连了两条:

绝对是没有ps过的原装(仅仅指照片原装),她不是特别上镜,所以本人其实比照片上更美。

飘飘人很好的(……⊙﹏⊙b),你可以先加个微信,聊了就知道,她这个人挺随和的。

秋芸等了半天,见毕然一直没答复,以为他正在研究照片,又补充了一条:如果参考图片不够,我这还有,全身照、背影照、侧脸照,保证36o度无死角。

那头,毕然看着屏幕足足三秒,胸廓剧烈起伏两下,随即泄气地放下手机,痛苦地揉着眉心。

他是哪里想不开,会对虞秋芸这丫头抱有期望?

“叮咚叮咚叮咚……”

短讯提示音不断跳跃着,手机屏幕还在持续欢快地弹着图,一张一张美到没朋友的照片传至毕然的手机里。

毕然一把抓过,干脆关机。

那边,秋芸都快把相册里刘飘飘给的存货光了,可还是见毕然毫无动静。

她不由心想:难道这俩货已经聊上了?

秋芸等了一夜都没等到毕然的回复,第二天一早却收到了刘飘飘的问候:你帮我问了没?怎么好友申请一点动静也没有?

秋芸:啊?他没加你啊?

刘飘飘:嗯,你问的时候,他什么反应?

秋芸想了想:本来还挺热心的,完照片就没声了,我还以为他加你聊天去了。

刘飘飘沮丧:难道他不喜欢我这张脸,是不是因为我整得太完美了,让他望而生畏,知难而退?

秋芸:……

她以前怎么没觉飘飘是个这么闷骚的人?

最近秋芸频频被陈秀祺勒令去健身俱乐部锻炼。

这几天她的私人教练有事请假,所以今天只能由他的另一名同事代教。

据说该教练出了名的“刚正不阿”。

所以秋芸决计不敢逃课,怕被陈女士查岗。

上周秋芸回家上称后,体重飙到了1o3。

陈秀祺看到那行数据时的反应,简直跟保险箱被人撬了似的,惊恐万状地立刻拨通了私人教练的电话,预约了今天一整天的课程。

其实像秋芸167的个头,根据国际标准体重衡量,一百也不过属于标准偏瘦的。

这家健身房是国际连锁健身俱乐部,总部在英国,采用会员邀请制,光一个普通会员,每个月都要花上一万多的会费,高级会员就更不用说了。

高级会员的健身场所在本城cbd摩天大厦的塔顶层,随时就能俯瞰整座城市的夜色美景,在运动的过程中,享受视野辽阔的身心愉悦。

顶层另外还设有室外温水池、会议室、独立更衣室、保健室,绝对保密性及舒适性俱佳。

而普通会员则在顶层的负二楼,中间一层是舞蹈房、壁球厅……其他球类运动和舞蹈专场。

有时候高级会员们想打壁球或跳个舞什么,就得下这一层来。

秋芸结束完健身教练布置的任务,便上去一层打算练练瑜伽,放松筋骨。

刚进门,迎面却撞见了毕然等人。

个个穿着运动系列,手里拿个壁球拍。

另外两名分别是苏拾东和何去非,出奇的是,这次毕静也在。

毕静上来,亲昵地挽住秋芸的胳膊,笑着说:“这么巧,刚好,我们缺一女性角色就能组队打球了。”

毕然的表情稍显冷淡。

秋芸纳闷了一下下,难道他是不满自己给介绍的对象?

虽然毕然对她感兴趣的态度很明确,可在秋芸的眼里,那不过是毕然贪图一时新鲜,对其他年轻漂亮的女生,他应该也会来者不拒。

“我不会打壁球额。”秋芸淡淡答,随即点了一下在场的人头,三男一女,“而且加我一个也凑不齐三队啊。”

“我们刚打壁球,现在准备去打羽毛球。”毕静不依不饶地拉着她的手,“苏大少爷不打,给我们当裁判。”

秋芸嘴角抽了抽,这帮人找虐吧,刚打完壁球就来练羽毛球。

精力是有多充沛?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