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快停下好痛快抽出去

赵国是东荒之地里的一个小国,如东荒之地里其它国家一样每年都会向东荒之的主城东荒之城内的荒主缴纳国土税,也因此东荒之城是每个凡人所向往之地,所敬仰之地,所追求之地。

赵国内,冬季的雪刚融化成水,春季的风就徐徐吹来,给人一种懒松,暖洋洋的感觉。

这春季的风徐徐吹着,缓慢的吹到了一座青山下的小镇中,小镇里的人估计也被这春风感染到了,几乎每个人都是懒洋洋的,哈欠连天的,甚至走路都是有力无气的。

“站住!!!小七你给我站住!”突然一声尖锐却又委婉动听的声音打破了这小镇中的安宁。

只见一位身着蓝色衣袍,皮肤有些黑,有着一双深邃的眼睛的少年正狼狈不堪的却又很灵活的在人群中穿梭着。

而在这少年的身后有着一位与少年年龄相仿的少女,少女正气喘吁吁地追着前方的少年。

“不行,站住耳朵肯定又要被你拧断的!”少年头也不回地对着身后的少女说道。

“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姐姐,就给我站住!”少女双手掐着腰擦了擦额头的汗,“那行,我要是站住了,你要保证你不打我。”少年回头笑嘻嘻的说道。

少女一听那可不行,自己今天要是不教训他两下,没准以后他还会像今天这样。少女一时没法,突然停下了脚步平息了一下呼吸说道“小七,你要是不站住,你信不信等爹回来后我把这件事告诉给爹听!”

“哼,告诉爹又没有用,谁让你是先多管闲事的,不站住就是不站住。”少年边跑边回头对着少女做了个鬼脸。

“你,苏白七!!!”少女有些无奈的站在原地跺了跺脚。

“哎呦!”突然少年发出了一声惨叫,然后身体就直线的朝后倒了过去,原来少年在转头的同时没有看见在他的正前方有着一位虎背熊腰的中年壮汉在伸着懒腰,头朝天的打着哈欠,就是在这种双方都不知道的很巧合的状况下,少年**裸的撞了上去。

“咦,原来是小七啊,这么不小心,有没有伤到哪儿?”中年壮汉揉了揉肚子被撞的地方,然后关心的对着地上正捂着鼻子的苏白七问道。

苏白七此刻被撞在在地上,捂着鼻子,“没事,没事,杨叔,”话虽是这样说,但苏白七还是感觉到眼泪不觉的落了下来。

“哦,没事就好,跑那么快是不是又做错什么事了,”中年壮汉把躺在地上的苏白七扶起来笑道。

“没,哎呦”苏白七刚想说没有时,突然耳朵一疼,连忙叫道“六姐,我错了,你轻点!”

身后的少女不知在何时已追赶上苏白七,二话不说的就用手拽住苏白七的耳朵,“哼,怎么不跑了,”

“六姐,我真的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你轻点,疼!”苏白七欲哭无泪的嚎叫道。

“下次不敢了?你算算这句话你给我说了多少遍?我还会信你吗?”少女说着便拉着苏白七朝人群外走去,“对了,杨叔,谢谢你帮我捉住了这个兔崽子,”

“额,哈哈哈哈,不用谢,”杨叔有些不懂面前状况的摸了摸后脑勺,挺着大肚子迷糊的回应着……

小镇的东南方向几百米处是一个小村庄,在村庄的中心处,有着一间瓦顶式的二层木楼,第一层木楼内。

“哎呦!疼!疼!六姐,我真的下次不敢了,”苏白七跪在一个大厅内,捂着手掌嚎叫。而在他的面前正是那个之前拽住他耳朵的少女。

少女手握着一个铁尺,对着苏白七的手掌狠狠地就是两下,“不敢了?不敢怎么又去惹人家虎妞?”

“我没有去惹虎妞,我们两个是两情相悦的,是你多管闲事的,”苏白七低着头嘟囔。

“你说什么!还不承认,把左手伸出来,”少女要带愠怒,把铁尺举得很高。

“六姐,我错了,能不能不要在打手了,”苏白七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