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木马上

石城门是南京城的西城门,也是南京城的十三座城门之一。

三国时,南京港就成为军港和商港;东吴时,这里已经“江道万里,通涉五洲”;当年,郑和七下西洋就是在南京港起锚;现在,南京港既是商港也是军港。

江海洋将南京港观察了个遍。

只见,南京港里都是一些小船和中型帆船,大型战船更是一条没有。

看来,水鬼部队将南京港的大型战船毁的很彻底,他很满意。

他心想:即使将死神号直接开到这里的长江上,明朝也无可奈何,将来总有一天,我的战舰会停靠在这里,从这里征服全世界。

想到这里,他心里不禁升起一股豪气。

此时,前来迎接的特勤队等人登船拜见江海洋等人。

一会路上大家就不能随便说话了,所以,江海洋热情地和来迎接的人交谈,问长问短,让来迎接的人都感觉受宠若惊。

这是上位者必须做的。

随着救国军的不断壮大,江海洋的亲卫营也在不断壮大,现在,亲卫营已经拥有两个营,700多人,快赶上一个团的编制了。

现在,他如果出行,最少也有配备双马的一个排亲卫护卫。

上次,他来大陆就发生了与清军激战的事情,这次他来大陆,为了他的安全,亲卫一营的300多人都来了。如果这些人都进入南京城太招风了,他认为也没那个必要,而且,他懂得“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道理。南京情报站在城外也设有酒家和客栈等据点,于是,他命令二三连驻在城外,有事情由信鸽传递,只让一连随他进入南京城。

至今,情报司不仅“拿下”了南京的很多大臣,还“拿下”了守城的数位将领,可以通过他们轻松进入南京城,尤其是救国军要经常走的石城门。不过为了隐蔽,江海洋没有让南京情报站的人去联系这些人,而是,让亲卫一连在船上化妆成平民,分批入城到他的府邸集合。

准备好的众人上了岸。

在古代,有钱人出行不是坐轿,就是坐马车。南京情报站早就得知随同总指挥来的还有其他人,便多预备了几顶轿子。

江海洋等人便上了轿,起行。

江海洋很满意南京情报站在这些细节下的功夫,倒不是因为他们会溜须拍马,而是因为他信奉“细节决定成败”。这也说明他对情报人员的训练成果显著。

一行人分批来到南京城的石城门前。

来接应江海洋的人和城门负责检查的军兵很熟,塞了一锭银子过去,军兵连检查都不检查,江海洋一行人就顺利进入南京城。之前,为了隐蔽并减少风风险,亲卫一连的海洋铳等武器装备都装在棺材里,已经由南京情报站的人用车子和运进城去了。

南京城里。

“闪开,闪开,快闪开……”特勤队和亲卫化妆成家丁护卫着几顶轿子走在大街上,边走边吆喝驱赶街上的行人。

演戏演全套。特勤队和亲卫化妆的家丁们有模有样,跋扈的架势让人一看就知道,这肯定是哪个大家族的人出行,于是,行人纷纷闪避,生怕慢了挨鞭子。

江海洋的轿子走在前面。

江海洋一手撩着轿帘,一边观赏街上的景色。

只见,街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一行人进入秦淮之地后,街上就更热闹了。

只见,沿街各种商业设施林立,酒楼、客栈、青楼等鳞次栉比,比屋而居,做买卖的、算卦的、演杂耍的到处可见;人群这一堆那一簇。

“大爷进来啊!来嘛……”这显然是青楼里"ji nv"的声音。

“走一走看一看喽,针头线脑,要什么都有……”这显然是小摊商贩的声音。

“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算的不准不要钱……”这显然是算卦的声音。

“有人的捧个人场,有钱的捧个钱场……”这显然是杂耍的的声音。

……

吆喝声此起彼伏,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热闹非凡。

眼前的情景让人很难想象,此时,明朝

各地的流民暴乱正风起云涌,在明朝和大清的战场上,两国军队正在浴血奋战。

江海洋不禁想起杜牧的一句诗词: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现在的南京正是这种写照。

现在,明朝虽然还没有亡国,但也离亡国不远了,他不知该怪明朝的人没血性,还是该怪明朝的制度太腐朽。

上次他来南京时,看见街上穿着各异的明朝人,还感觉很怪异,显得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但这次他来南京却一点有不觉得怪异。

他不禁心想:难道我已经融入这个时代了吗?

他又想起,刚重生时,他经常想怎么回到后世;但最近,他却一直没有想,这证明自己已经不在意是否能回到后世了。

其实,现在即使他真的能回到后世,恐怕他也不想回了,因为这里有他的妻子和孩子们,他离不开他们,而他们也离不开他;况且,在这里他可以活得更惬意、更有存在感,仅他有数个女人这点,在后世就无法合法化,女人们也不会愿意。

陈圆圆等人的轿子跟在后面。

陈圆圆和卞敏离开南京城已经快两年了,当然想看看南京城变成什么样了,而艾莲娜则是第一次来到这个神秘的国度,对一切都感觉很新鲜,所以,她们也不时地撩开轿帘,观赏南京城的景色。三人随便拿出一个都是倾城倾国的绝色美女,所以,街上但凡见到这几顶轿子里绝色容颜的路人,无不被惊呆,甚至有人撞到别人身上,引得三个美女娇笑不已。

一行人路过一家酒楼。

老远江海洋就发现这家酒楼是醉仙居。

只见,醉仙居门前车水马龙,客人进进出出,热闹非凡,隔着老远就能听见醉仙居里店小二和迎宾小姐的声音。

“这位爷,您里面请。”这是店小二的声音。

“欢迎光临。”这是几个迎宾小姐同时说话的声音。

“这位爷,您慢走。”这也是个店小二的声音,但与刚才的店小二不是同一个人。

“欢迎您下次光临。”这仍然是几个迎宾小姐同时说话的声音。

……

显然,醉仙居现在的生意比原来还火爆。

在明朝,驿站、茶馆、酒肆、客栈都使用男性店小二作为迎宾和跑堂,几乎没有使用女人作为店小二的;而醉仙居除了使用服装一致的店小二,还使用服装和身高都一致的八位美女在门口迎宾,这在明朝绝无仅有。

醉仙居及分店的生意都异常火爆,除了江海洋提供的后世菜品特殊外,美女的作用也不可或缺,有很大一部分客人来就餐,就是为了欣赏和享受美女及其服务。但普通顾客只能在进门时,欣赏一下八位迎宾美女的姿色,只有定包厢的贵宾才享有美女带客入座和点餐服务。如果贵宾愿意多花银子的话,还可以欣赏一下美女表演的后世歌舞。

≈≈≈≈≈≈≈≈≈≈≈≈≈≈≈≈≈≈≈≈≈≈≈≈≈≈≈≈≈≈≈≈《海霸天下》≈≈≈≈≈

南京城里的热闹暂且不表。

一行人在确定无人跟踪后,来到一座府邸前。

只见,大门上悬挂的牌匾上书“江府”。

这就是江海洋在南京的府邸。

后世人恐怕难以想象到,明朝的户口管理之严格。

明代法律规定:农民只允许在一里地范围内活动,早出晚归,何时睡觉起床必须互相知道。如果百姓远离所居地百里之外,需由当地政府部门发给“路引”,即介绍信、通行证之类的公文,若无路引或与之不符者要依律治罪,告发者有奖府邸,包庇者问罪。行医、做生意、算卦等人只能在本乡活动,不得到其他地区活动,否则治罪。

由此可见,救国军这么多人如果住客栈,会被客栈和官府查“路引”,就增加了暴露身份的机会。当初,江海洋正是考虑到自己和救国军会经常来南京,才将缴获的一处汉奸住宅作为自己的府邸,就是为了便于日后行动方便和隐蔽。

众所周知,“行万里路”比“读万卷书”重要得多。

在后世,江海洋不明白古代人为什么那么愚昧没有见识,现在,他重生到了明朝,终于从明朝法律对百姓的严苛规定找到了答案。其实,后世新中国建国后数十年仍然和明朝差不多,外出如果没有介绍信,甭想住店和办事,搞不好还会被抓起来。

此时,如果换个人肯定会大张旗鼓地直接从前门入府,但江海洋作为特工懂得低调,不下弄得尽人皆知,所以,他命人绕到后门入府。

当初,陈圆圆就住在这里,现在,她重新回到这里显得格外开心。

以前,卞敏是以客人和朋友的身份住在江府,现在,她已经得到江海洋的暗示,只要她姐姐卞玉京同意就纳她为妾,所以,她也以未来主人的身份住下。

艾莲娜第一次到达中国大陆,对一切都感觉很新奇,她没想到在这个若大的城市里,江海洋居然还有一处这么大的住宅,而她是其合法妻子,自然是这里的女主人。

现在天色已晚,一行人各自安排吃住不提。

当晚,南京情报站和特勤队的负责人便赶来拜见江海洋,并向其汇报了情报司在南京的情况,及日后的发展计划。

如今,情报司在南京可以用树大根深来形容。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