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大胆私阴人艺体艺术

13测试

因为解除了第一重,莫子忧的外貌改变了不少,为了省去不必要的麻烦,莫子忧用幻术变回了原来十岁的样子,从空间拿了一套合适的衣裙穿上

莫子忧回到了帝都,回到了陌王府

门口的小厮认得莫子忧,便放了莫子忧进去,一路上莫子忧几乎没有阻碍的去到了冥陌君的书房

莫子忧轻叩房门

“进来”屋内传来冥陌君的声音

莫子忧推开房门看见冥陌君正坐在书桌前,手中依旧执着朱砂笔,批阅着奏折

莫子忧找了一张离冥陌君不远处的位置坐下

“冥陌君”莫子忧叫了一声,冥陌君听了手中的朱砂笔顿了顿

“叫师傅”冥陌君低沉的声音响起

莫子忧一挑眉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声“师傅”

冥陌君微微皱了皱眉,把朱砂笔放在台砚上,看着面前淡漠的女孩,无奈的叹了叹口气

“师傅,我想修炼”莫子忧敛下眼眸里所有的情绪

冥陌君没有错过莫子忧那一刻的孤寂,冥陌君看了心里觉得并不好受,他觉得莫子忧就像一片幻影,明明就在眼前,却又抓不住

“嗯……我带你测试”冥陌君起身走到莫子忧面前,莫子忧抬起头眼里已没有任何情绪

莫子忧跟在了冥陌君的身后,也没问冥陌君要带她去哪里

穿过回廊,清脆的脚步声回响在长廊之中。外面风光正好,和煦的太阳把阳光洒向大地,娇嫩的花儿争相开放

冥陌君在一间房前站定,莫子忧也停下了脚步

“到了,你就去吧,把手放在石台中央的晶石上面,注入灵气,看到什么颜色就告诉我”冥陌君顿了顿“我就不进去了,避免我的灵力影响到你”

冥陌君推开房门,莫子忧点了点头轻步踏入,莫子忧踏入后冥陌君关上了房门

“爷”一道残影闪过,一个白衣人跪叩在冥陌君面前

冥陌君看着一身白衣的白无邪,不由得想起了某个身影,冥陌君沉声到“换了”

“啊?”白无邪显然是有些懵

“本王说,你的衣服换了”

“……”

冥陌君没有听到回答有些不耐烦“有意见?”

“是,属下领命”白无邪也是感到无奈了,这衣服,他穿了好久了好吧,这几天的事他也有所耳闻,就因为和主子的徒弟同颜色的衣服而被嫌弃了吗

白无邪有些受伤,他跟了主子那么久,却抵不上一个……罢了,不说了

“什么事”冥陌君看着那扇门说到

“主子,他们最近打算来这里,皇给了他们什么任务吧”

“他们的目标是……”冥陌君话还未说完,一阵巨大的声音响起

冥陌君用灵力挡住了飞来的木屑,白无邪则是用衣袖挡了挡

“哈哈哈哈哈,吾总算重见天日啦”一道尖锐的女声响起

冥陌君皱了皱眉,他怎么找也找不到莫子忧的身影

“找我?”莫子忧轻轻的说了一句

冥陌君一回头就看见莫子忧站在那里,不禁有些开心

莫子忧听见了那带有些猖狂的声音,不禁低笑“呵,真的很猖狂啊”

“哈哈哈哈,小女娃?吾就是有这个资本!”那道声音这般说到

“不过是一个痴情女,也配称吾?嗯?”莫子忧顿了顿“真不知道黑白无常干什么吃的,虽然说是分身,也不能这样玩忽职守吧”

“黑白无常?哼,什么也不能阻挡吾”那团黑雾逐渐现形,化作一个女子的模样

一袭红衣加身,金冠戴头,苍白的脸上红唇显得如此突兀,长长的睫毛,一双黑瞳

“鬼嫁?”莫子忧沉思半刻,露出了不解的表情“不应该啊,鬼嫁不是……”

“废话真多……”女子突然笑了起来,一挥衣袖,红光乍现,向莫子忧冲去

“师傅,小心些”莫子忧说完,便慢悠悠的移去步伐

手心一翻,上雪莲便出现在手中,心念一动,手中的上雪莲化成一只法杖

法杖上的是一朵雪莲,莲瓣上还垂下一些紫色的晶体,莲心上悬浮着一颗紫色的珠子,法杖以白色为主

冥陌君看着那法杖眼眸不由得深了一些

白无邪惊呼出声“主子,那不是……”

“闭嘴!”冥陌君狠狠的剜了白无邪一眼,白无邪只好闭上了嘴

法杖一挥,一道紫光与红光抵消,在空中发出一阵声响

“三千红装,万里锦绣,真是宏观”莫子忧淡淡的说到

鬼嫁眼眸深了深,从空中落下“你知道些什么?”

“我知道的很多……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莫子忧依然紧握着法杖,不敢松懈一毫

“你知道的,都说出来!”鬼嫁的面目有些狰狞

尖锐的声音让莫子忧有些不舒服,冥陌君看着莫子忧皱了皱眉,不善的目光便是更甚

“鬼嫁,也叫做鬼新娘,一身红衣是用自己生前的血浸染蚕丝再织成,这身红衣可以把人紧紧裹住,直到死,被裹死的人越多这衣服便越鲜艳”莫子忧顿了顿,打量了眼前这个鬼嫁“看你衣装红艳如火,应该死了不少人吧”

眼前的鬼嫁皱了皱眉,不语。而冥陌君是越发对这个小徒(娇)弟(妻)满意,白无邪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你头上的凤冠是用你的血肉和金水铸造而成的”说到这里莫子忧鸡皮疙瘩都起了不少

鬼嫁拔下金钗,在手中玩弄,一朵牡丹开的正妖艳,也正如她自己一般……

鬼嫁把金钗一甩,金钗便向莫子忧冲去,冥陌君有些焦急,但是也无可奈何

莫子忧根本上就无计可施,鬼嫁的金钗那是这么好躲得?如果是在现代,一下子就可以**了

可是在这里,一是她不了解这里,不敢擅自行动,二是她的搭档根本就不知道在哪里?!

眼看着金钗就要飞到跟前,莫子忧只好合上眼睛

“叮”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莫子忧睁眼一看,金钗稳稳的躺在地上

“死女人,你太漏了”一道小正太的声音响起,话语了满满的都是对莫子忧的嫌弃

“……”她还能说什么?

“死女人,一个鬼嫁都搞不定?”小正太的声音又响起

“枢洋……”(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