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甜宠吸乳限H

w23sw.net.*wenxue6.com看着林老爷子和林管家离去,林婶才转身快步上楼。

可才踏上楼梯,李佳人就已经拖着沉重的行李箱往楼下走了。

林婶看见了,立即吓得心都颤了颤,赶紧上前,伸手去拿过她手里的行李箱,着急地说道:“我的佳人小姐呀!你忘了你现在怀着宝宝了吗?这箱子这么重,万一你一不小心摔了可怎么办啊!”

李佳人正在气头上,压根就没听见去,伸手要去拿回她的行李箱,嘴上固执地说道:“林婶你把箱子给我!我现在就走!省的某人心里不如意的很!”

她口中的某人自然指的就是宁致远。

可林婶说什么都不肯将行李箱给她,给站在一旁的小菊递了一个眼色。

她立即意会,上前接走了林婶手中的箱子,而且拖着往李佳人和宁致远的卧室走去,看来是打算物归原位。

李佳人又气又无奈,只好鼓着脸腮子,不满地冲林婶说道:“林婶!你不帮我就算了,你怎么还把我行李箱给抢了!”

林婶扶着她往楼下走,“来来来,我们先坐下来,坐下来林婶再跟你好好解释。”

李佳人无奈,也只好坐了下来。

林婶也在她身旁坐下,拍了拍她的手背,开口说道:“佳人小姐,我知道你肯定在致远少爷那受了委屈,可我们也不能拿自己的身体赌气是不是?”

李佳人撇了撇嘴,道:“我没有拿自己身体赌气,是他!他一定要离婚,既然离了,我自然是要搬走,不然他肯定以为我脸皮厚,死赖在他家不走!”

她话语里,到底是赌气的成分居多。

林婶笑了笑,好声好气地说道:“还说没拿自己身体赌气,你忘了今文学楼的吗?”

“她说让你一定要注意休息,保持心情愉快,绝对不能生气,你忘了吗?”

林婶这么一问,李佳人倒是有点内疚了,对呀,她太任性了,想着和宁致远怄气,都差点忘了自己现在是特殊时期。

看到李佳人脸上浮现内疚的神情,林婶才不紧不慢的接着往下说,“再说了,这里的主人是老爷子,就算你和致远少爷离婚了,肯定也是他搬走,可不能是你呀!”

林婶相信她说的就是林老爷子的意思。

“可是……”

李佳人话才到嘴边,就被林婶再次开口打断了,她道:“佳人小姐你不用担心了,老爷子回来了,就在刚刚回来了!”

她一听,表情有点吃惊,道:“爷爷回来了?他人呢?”

她之所以吵着要立即飞往c市,除了有赌气的成分在,还有一部分就是想去找林老爷子。

林婶会意的笑了笑,大概知道她心急问林老爷子的原因,也不绕弯子了,直接说道:“林老爷子知道了,正气冲冲往医院里赶呢,说一定将致远少爷这个兔崽子逮回来给你道歉。”

李佳人垂下眼眸,似乎将刚才要离家出走的心思放下了,一脸若有所思。

林婶看了,问道:“佳人小姐你还有别的事吗?”

她抬起头,嘟囔着道:“可是我刚才在致远面前拍着胸口说一定要回c市,现在不走,岂不是很打脸……”

林婶闻言,顿时就笑了,摇了摇头,说道:“我们现在好好休息休息,等下老爷子将致远少爷逮回来的时候,你再吵着要回c市,他肯定亲自挽留,绝对让你找回面子!”

她也觉得宁致远这次有点过了,是该给他点教训。

李佳人想了想,觉得林婶的话很有道理,也就不纠结了,笑了笑,道:“好,果然林婶最疼我,知道帮着我……”

见总算将这小祖宗给哄住了,林婶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抬手,揉了揉她的发顶,说道:“这都快到了晚饭时间,闹腾了一个下午,累了吧,要不先上去休息一下,等下能吃饭了,林婶再喊你?”

李佳人点头,道:“行,我上去休息一下,等下林婶直接让人给我端上房间就好。”

说完,她站起身,朝楼上走去。

废话,不好好休息一下,等下怎么发挥她的演技。

她可清清晰晰的记得她在宁致远面前说过的话。

绝对要让他后悔莫及!

看着李佳人上了楼,林婶才笑着摇了摇头,在她看来,她就算是有了宝宝,却还像个小孩子一样的心性。

宁文轩接了林婶的电话,丢下一会议室的人,急匆匆的开着车赶到医院。

一推开病房的门进去,就看到宁致远穿着单薄的衣服坐在地面上,俊美的脸上表情木纳,右侧的脸上还有一个鲜明的巴掌印,那双深邃的眼睛此刻也是空洞无神的望着前方。

他心下一急,立即走过去,伸手要将宁致远拉起来,“致远,你这是怎么了?这样子坐在地板上会着凉的。”

可宁致远只是毫无反应的任由他拉着,也不动,也不说话。

宁文轩看了,心里着急,也不管不顾,自顾自的将他扯到病床上,立即扯过被子来将他双腿盖住。

也不知道这样傻坐了多久,刚才一碰到他的肌肤,那冰凉的体温,让他一下子也打了一个寒颤。

将病房里的暖气调高,宁文轩看着失魂落魄的宁致远,问道:“致远你和佳人到底怎么回事!林婶说你一定要跟佳人离婚,这到底是怎么了啊!”

可宁致远还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像身体里的灵魂被抽走了一样,整个人不言不语,不悲不喜的坐在病床上。

见问了好几次,他也不开口,宁文轩是急的手足无措,视线环视了病房内,他立即就发现了掉落在地面上的离婚协议。

他走过去,捡了起来,快速的扫了几眼,看到落款两人的签名,震惊的同时,他也相信了林婶的话。

他走到宁致远面前,禁不住也有点气愤了,冲他道:“致远!你这次真是过分了!这么大的事,你竟然连说都不说,就跟擅自跟佳人离婚!”

宁致远眼珠子终于动了动,扯着嘴角,勾出一抹自嘲的笑,视线终于看向了宁文轩,里头有着可以将人淹没的伤痛。

他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吼道:“我现在就是一个瘸子!一个残废!我不跟她离婚,我还能怎么样!”

好啦,接下来很快恢复甜宠模式~\(≧▽≦)/~啦啦啦

给读者的话:

感谢亲们的支持,(づ ̄3 ̄)づ╭?~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n)*)本书由wenxue6.com看最新更新就到文学楼(看小说就来文学楼网,手机看更爽!<a href="http://m.wenxue6.com</a>)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