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叶蒙眼被房东陈伯干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噗通”。就在狼妖统领起身扑向至尊宝的同时,已经力竭的大宝终于还是逃到了清风湖中,而八宝三人早已等候在湖面上。

“妈的,溜的比兔子还快!”其中一个狼妖恨恨的说道。

“小兔崽子,下次别让你狼爷爷逮到,不然早晚生吞活剥了你们,我们走。”看着水面上冒出的五个小脑袋,狼妖统领不甘的咬了咬牙,北牙山与清风湖之间有着明显的势力划分,擅自闯入对方的领地的妖族可以说是这一带的禁忌,所以对于已经逃入清风湖的至尊宝五人,纵然借他一个胆,他也不敢再追。

“狼妖终于走了,吓死本宝宝了。”三大五粗的肥鲶鱼感觉自己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创伤,此刻跳的嗡嗡作响。

“是啊!俺都差点吓尿了。”大宝也是气喘吁吁的说道。

“是吗?来,宝宝过来,让让为父稀罕稀罕,哼!”一声阴沉沉的声音从五人身后传来,四个刚平静下来的小家伙立马又被吓了一跳,匆匆转过头来。

“爹爹。”肥鲶鱼看清来人,心里有些发虚。

“九长老。”大宝三人也是脸色发苦。

“你们几个小兔崽子倒是能耐了啊,偷偷跑出扶风府也就算了,竟然还敢去招惹北牙山的人,哼,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们。”来人崩着个脸。

“嘶!”刚转过头的至尊宝一看来人大吸一口凉气,在他的认知中,三大五粗的肥鲶鱼已经算是大块头了,要是在地球以这货的体型,掀翻一般的轮船可以说轻而易举,可是如今看看身边肥鲶鱼再看看眼前这十多米大庞然大物,那简直就是小树苗与参天大树的既视感。

“都跟我回去”。虽然看着眼前的至尊宝有些面生,不过几人口中的九长老也并未作过多的询问,说完便朝湖底沉去。

与来时一路上叽叽喳喳不同,大宝几个愁眉苦脸的跟在了巨型鲶鱼的身后,看到还在湖面发呆的至尊宝,大宝重新返回水面一脸诧异的问道:“哥,你干啥不走呢?”

“走去哪?”看着脚下深不见底的湖水,至尊宝只得装傻充楞。

“当时是回俺们扶风府啊!你不会是怕回去受罚吧?虽说府内明令禁止私自出府,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掌管刑法的三长老是八宝他姥姥,三长老最疼八宝了。”单纯的大宝到了现在还没看出来至尊宝的谎言。

至尊宝扯了扯嘴角,说实话,他还是觉得自己高看了眼前这乌龟的智商,三岁小孩也不可能这么好骗吧?想了想只能对他开口。

“不用了,大宝,其实大哥我并不是私自出府,族内有任务交给我,要我出府完成,所以不用等我,你先回去吧!”强行换上一副兄长的模样,至尊宝表示当一只龟哥压力很大啊!

至于跟眼前这只黑不溜秋的乌龟回去?开玩笑,不说这最少几百米深的湖泊能淹死多少万个自己,就算没淹死,到了那什么扶风府,人家三言两语就能识破自己的谎言,别看眼前的大宝好骗,那是他年纪小,那些活了个千八百年的老王八能不精?到时候以自己这战五渣的实力还不是分分钟被一群老王八按地上一顿摩擦啊摩擦,按地上摩擦还是自己乐观的呢?万一看到自己细皮嫩肉拿去煲个汤,卷个饼什么的,自己找谁哭去。

然而不等至尊宝想太多,尾巴处便传来一股拉力。

同时水下响起了八宝那瓮声瓮气的声音:“大宝哥,九长老叫你快点跟上。”

“又是你这该死的蛤蟆,你他么拖哥拖上瘾了是吧!”然而纵然至尊宝对八宝的祖宗有千言万语的肺腑之言此刻也一句话讲不出来,他像极了一个被水鬼拖着正挣扎不已的溺水之人,一边憋着气,一边死命挣扎。

别看八宝块头和至尊宝不相上下,只是一个呈圆形一个条形,可浑身却有一股怪力,任至尊宝如何挣扎也甩不开拽着他尾巴的手,眼看挣扎无望,憋的满脸通红的至尊宝索性不闭气了,对着身下的蛤蟆就是一通乱骂。

许久之后,“咦?为什么我没开口说话没被呛死呢?难道?”无视了八宝一副老娘和你拼了的表情,静下心来的至尊宝惊喜的发现那些灌进肺里的湖水随着自己呼气的动作竟然又被排除了身体。

“原来哥是个两栖动物啊!”

“你才是两栖动物,你全家都是两栖动物,你全族都是两栖动物!”不懂两栖动物是什么意思的八宝,眼见至尊宝又开口了,立马就顶了回去,如今她是真怕了手上这只长的蛇不像蛇鱼不像鱼的家伙,以前她一直觉得自己家族里,那个八叔公的儿媳骂人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了,哪想到跟刚才骂自己的家伙一比才知道什么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从来没见过骂人这么凶残的人,不带一句重复也就算了,而且还一堆自己从来没听过的脏话,什么灵车漂移了,什么全家火葬场了,被骂的在一旁瑟瑟发抖的八宝只得对方骂一句立马借用着反骂回去。

知道自己没有被淹死的危险后,至尊宝自然心情大好,也不在意眼前这蛤蟆的各种偷师,一脸哥俩好的游上前搂着八宝的额脖子,如果以前那个跟着小姨子私奔的生物老师还有点为人底线的话,他觉得自己应该没有楼错地方,他可记得这小家伙的姥姥就是那什么府的刑法长老,当然要跟对方搞搞关系,当即开口便道:“八宝大姐是吧?话说我们清风湖一带谁不认识您啊!”额,话说这话为什么自己说出来感觉那么耳熟捏?深受二狗子茶毒的至尊宝犹不自知。

“我跟你不熟!”伸手拨开至尊宝的鱼鳍,显然对于刚才骂她的至尊宝耿耿于怀。“不熟没关系呀!正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嘛!而且我第一眼看到八宝大姐您就觉得亲切,您简直像极了我那失散多年的亲姐姐。”为了接下来不被摩擦,至尊宝也是豁出去了。

“刚才你还骂我来着!”八宝小嘴不满的一撇。

“你绝对听岔了,我对你只有赞美之情。”

“那你刚才为什么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您看错了,我那是看到你太激动了,毕竟我对你的仰慕之情犹如这清风湖水连绵不绝啊!”

“你倾慕我?”

“是啊,仰慕你到崇拜啊!你看看你这嘶”至尊宝不由停顿下来吸了口凉气,额头隐隐虚汗浮现,这一身灰不啦叽,矮不隆咚,圆不溜秋,一张大嘴占了脸部三分之一,一对复眼又占三分之一,舌头吐出来能舔到菊花,还顶着个大肚皮也就算了,倾尽我的口才还能说出几句人话,可这一身粘液,皮长疙瘩,疙瘩上还长着水泡的模样,还想说出几句人模狗样的话来,简直就超出自己才华与下限之外啊,至尊宝表示实在做不到。“崇拜我什么?快说啊!”八宝催促着。

“说实话吧!你的优秀实在超出了我的意料之外,我已经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形容,不,是任何语言都不足以表达你的优秀,这也是我刚才赞美你家人的原因。”

“所以赞美我娘灵车漂移?”八宝不忿,眼神也开始有些狐疑。

“没错啊,我赞美你娘灵车漂移啊,你要知道在我老家,灵车漂移这种事只有背景够硬,实力过人的人才能被人这么称赞啊!”看到八宝眼神里的那抹不信任,至尊宝心里叫苦不迭,谁能告诉我以这蛤蟆的智商怎么会和那头蠢乌龟玩一块啊!难道只是恶趣味?

“那火葬场呢?”八宝敌意稍稍减少了一点?

“这就更好编了,火葬场啊那就”

“等等你刚才说编?”蛤蟆八宝眨了眨眼。

“我刚有说编吗?”至尊宝一样眨了眨眼。

“你绝对有说编!”八宝狠狠的肯定道,眼神也渐渐变了。

“是啊,我是有说编啊,我的意思是你们全家要是能进火葬场啊,哇!那就发达了,在我们老家,那火葬场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能进去的,那里面可是集齐了全天下的财富啊,有了那么多财富编个几支军队,那还不是分分钟踏平了那什么北牙山,你说是不是?”至尊宝心里偷偷松了口气,终于是圆过去了,为了活下去咱也是蛮拼了。

“你说的倒有道理,如果真能拥有那么大一个宝藏,哼,我八宝在这清风湖一带还不是横着走,可是宝藏就叫宝藏,为什么叫火葬场呢?”

“这你就不懂了吧!那是一般的宝藏吗?连水火都想葬在那里面更不用说那些世人了。”至尊宝一副你不能侮辱了火葬场的表情。

“这样啊,原来是八宝错怪你了。”看着对答入流的至尊宝,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人也许并不坏。

“要是我们玄龟全族也能进火葬场那就太好了!”走在至尊宝二人前面的乌龟,听着身后的对话,一脸向往的发出感慨。

然而二人都没有发现,在大宝说出这句感慨时,至尊宝眼角里的抽动!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