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寻找粗跟H

<!--go-->

“那椅子搁屁股吗?我肉多,没觉出来,要不,你坐我腿上?哈哈哈,开个玩笑。”他怎么就那么会开玩笑,正好开在小雪的心坎里,她正有此意。

“好啊,那我就坐你腿上了啊。”说着她朝他走去,看着danny惊讶的表情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她跨过danny的双腿,像骑马一样坐在danny的身上。她搂着他的脖子,偷偷在他脸上一个俏皮的吻,指尖轻轻抵着他性感的下巴慢慢下移,成功的撩拨了身下的男人。

danny扔掉手中的遥控器,双手失去控制一样不知道放到哪里好,她狠狠的咬着他的嘴唇,抓住他温暖厚实的手掌伸进睡衣中,送到她的胸前。没有内衣束缚的****被他两只大手牢牢的握在其中,他顿时像被点燃的烈火,身体散发着热量,双手不停的揉捏。她突然觉得danny竟有如此强大的爆发力,覆在她嘴上的双唇恨不得将她含在口中,舌头也几近疯狂。她好不容易逃脱他炙热的双唇,却感觉身下比椅子还要搁人的坚硬。

“抱我去卧室……”在这不到一平米的椅子上实在难以释放,再不换个空间恐怕这男人会压抑到疯狂。

“喂,妈?”中午股市收盘后,小雪的妈妈打来电话,她几乎每周都打来电话询问和这个“骗子”的进展。

“你干嘛呢?还没找到工作吗?”妈妈一直希望她离开北京回到父母身边。

“妈我不想上班了,不想给别人打工了。”纸是包不住火的,既然炒股已经赚钱,也不怕被父母知道了。

“啊?不打工你做什么呀?要不你赶紧回来吧,让你爸给你安排份工作。”

“我不回去,我找了份最自由的工作,我给自己打工。”

“别兜圈子了,你又想什么歪点子呢?”

“我要专职炒股!”她非常镇定以及肯定的回答了母亲。

“你说什么?炒股?我炒了十年亏了十年了你炒股?”小雪的母亲因为在家闲来无事拿出自己的私房钱投进股市,结果亏的只剩十分之一。

“妈妈,你说你炒股炒了十年了,你花过两天的时间认真去研究过它吗?你盲目的选股,错误的操作,怎么会不亏钱?我只用四万元,两个月已经赚了尽八千元钱了。”她理直气壮,一点点得意的样子。

“啊?真的?谁教你的?还是你有什么内幕消息吧?”

“我才没有消息,也没有人教我,自学成才!”听到妈妈的语气舒缓,她得意的扬起嘴角。

“好吧,你不亏钱就行,这事先这样。那个……你跟那个网友还处着呢?”作为母亲,最关心的还是这个问题。

“是啊,我们相处的很好,我房子到期了,他给我租了一套两居室。”

“什么?他为什么给你租房子呀?你们同居了?”

“没有,他自己有房子住,这套房子是专门给我租的,他不和我住一起。”从那天起他俩几乎每天黏在一起,但是如果被古板的父母知道他们一定气到跳!

“哦?你看过他的身份证了吗?有问题吗?”

“看了,连护照,毕业证书都看了……没问题……”她简直无语了,无奈的撅着嘴。

“把他的公司名告诉我,我让你姐在网上查查,我得给他们公司打个电话问问到底有没有这个人,人品怎么样。”

“你们要干什么呀?你们让我查他身份证我已经查了,你们还要给他公司打电话,你打了这电话让他怎么面对他的同事?你们能不能尊重一下人家呀?算了,我不指望你们接受他,你们也不用见他了,我是不会让你们给他公司打电话的!”为什么她做了那么多调查父母还是不甘心不相信danny是好人,他们还是担心小雪受骗,要怎样才能改变他们的态度呢?她生气的挂掉了电话。

不管父母多么的不理解,在她眼里,danny是个正直上进又能干的好男人。她不回家也不再给家里打电话了,直到一个月后妈妈再次打来电话。

“周末你回来吗?”

“不回!”她冷淡的回了母亲一句。

“你回来吧,也带他回来,我和你爸想见见他。”一个月的沉默终于等来了这句话。

“你们见他可以,不该问的别问,不要说伤人的话……”她嘴上强硬,心中窃喜。

“叮咚……”听到门铃响起,她知道是danny下班回来了,蹦蹦跳跳的跑去开门。看到辛苦了一天的他,一把搂住他的脖子。

“怎么了?这么高兴?”danny双手捧着她的小脸,轻轻在额头落下一吻。

“嘿嘿,周末和我一起回家吧!”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里泛着喜悦的光。

“真的?他们同意见我了?”danny喜出望外,他心里不知道有多么迫不及待的想和她组建家庭。

“恩,真的,不过他们可能会问你很多问题,说一些不中听的话,你都不要放在心上就好。”

“呵呵,他们多问些问题这很正常,说些不好听的话也可以理解,给闺女选老公当然会挑剔……”他一副经验十足镇定自若的样子。“不过……我有点紧张,他们大概会问什么问题啊?”新女婿认老丈人,不紧张才怪。

“哈哈哈,我还以为你不紧张呢,好吧,让我想想他们都会问哪些问题……”

两人一直探讨到肚子饿的咕咕叫才肯下楼去吃晚饭。

星期六的上午,天空格外晴朗。充满热情的太阳赋予了人们无尽的能量,路上的行人个个精神抖擞,像是准备好迎接新的挑战。

danny换上一身体面的衣服让自己看上去庄重又不失优雅,青春又不失稳重,提上那两瓶早已准备好的五粮液,二人乘坐长途汽车出发了。

大概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小雪家楼下。

“准备好了吗?”小雪紧握danny的手,他深深呼了一口气,让自己显得更自然更放松。

他们在十一楼贴着巨大福字的门前停住了。

“叮咚……”小雪按下了门铃。

“回来了?小雪回来了?”开门的是妈妈,妈妈身后人头攒动,表哥表嫂,哥哥姐姐嫂子……竟然还有爸爸的朋友一家子。

“妈这是danny,danny,这是我妈妈,哥哥,姐姐……那个是我爸爸……”她怎么也想不到父母竟然请了这么多的人来帮她参谋,她强忍着面带微笑依次向大家做了介绍。

“呵呵呵,马上十二点,行了咱们去饭店继续聊吧……”小雪的爸爸乐呵呵招呼大家一起去饭店。

步行大概五分钟,一家装修的金碧辉煌的大饭店远远的站在那里向他们招手了。

“赵叔好,您这边请……翡翠阁贵宾到……”小雪的父亲是这家饭店的vip,见到贵宾走来,饭店两旁的礼仪小姐齐鞠躬问好。

翡翠阁是小雪父亲经常预定的房间,定点房间。饭菜早已提前点好,待到客人全部入席后,美味佳肴陆续送来。

danny再次做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后,依次向长辈敬酒以示尊重。

小雪的父母你一句我一句,从家庭到个人问了个遍。

“听说你是做贸易的,那你英语应该不错吧?”王叔叔可谓是今天请来的杀手锏,他是小雪父亲的好朋友,也是常年在国外做贸易。

“哦,我们公司规模比较小,我的英文也不地道,平时也只是简单的交流而已。”danny大学明明就是英语专业的高材生,他谦虚的回应着邻座的贸易高手。

“你是做什么贸易的?经常去哪个国家呢?”王叔叔突然用英文问起danny。

“我是做矿石采购的,经常去迪拜和伊朗,在伊朗有办事处。”danny毫不逊色的用英语对答如流。

“近两年矿石市场还不错吧,你除了工资应该还有提成吧?”王叔叔刀锋一转,立刻又换成波斯语。

“是的,这两年不错,我除了基本工资还有提成和海外补贴。”danny神情稍显紧张,他还要换哪国语言呀?除了中文danny只会英语法语和波斯语了……

“哈哈哈哈,你王叔叔是语言天才,他会八国语言,就靠这张嘴走遍全世界……来来来,说了那么久,快吃点东西!”王叔叔测试完毕后悄悄对小雪爸爸说了些什么,惹来小雪父亲爽朗大笑。

“来,尝尝这个。”妈妈一看这情景,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下,逐渐向danny敞开大门。

这顿饭吃的,比上战场还要紧张,不过总算过了这关键的第一关。

第二天临走前,妈妈拽着小雪的手,偷偷把她拉进卧室。

“这孩子不错,你爸说他看着挺正直……你们有什么计划吗?赶紧订了这事,省的我们再惦记着。”

“妈……既然觉得人不错你们就别惦记着了,我们顺其自然。”被妈妈这话说的很难为情,但是至少家里人已经接受了danny。

一年后的5月29日,小雪二十七岁生日。

她只知道danny说下班后要为她庆祝生日,特意订了她喜欢的意大利餐厅。只可惜这家餐厅没有包间,但是已经下午六点左右,正是用餐时间,却除了她自己再没有第二个客人。空荡荡的餐厅里放着悠扬的乐曲,却单调的摆放着一张张光秃秃的桌椅,唯独她的桌子上水晶花瓶里插着漂亮的玫瑰花,旁边漂浮在杯子里的蜡烛宛如盛开的荷花放着微弱的光。

“欢迎光临……”她正要回头看下一位客人时,一捧鲜艳的玫瑰花摆在了她面前。

“生日快乐……”danny一只手捧着玫瑰花,另一只手藏在身后,她接过花来,他却还站在那里。

“小雪,嫁给我好吗?”他单膝跪地,藏在身后的那只手里拿着一个红色的小盒子,慢慢打开它,她毫不稀奇的猜到是枚钻戒,只是那颗鹅蛋大小的钻石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如此耀眼。

女人总是虚荣的,每个女人都经不起钻石的诱惑。

她一句话不说,深情的望着danny,只将那纤细洁白的玉手伸向danny。

他没兴奋的接过她的小手,小心的套在她葱白的手指上,在她的手背上深情的留下一吻,他眸子里闪闪发光。

事情进展的很顺利,他们没有举行传统的婚礼而是选择了自由的旅行结婚。

经济的不景气,直接影响到海外市场,danny所在的贸易公司毫无意外的受到牵连。好在善于钻研的他利用闲暇时间从股票市场深入期货市场。金融市场是残酷的,期货和股票又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每年市场里有太多人经受不住期货的残酷选择自杀。

记得那段日子,他嘴上不说,独自跑到阳台上去吸烟,她知道他压力很大,但是这是必经之路。她愿意陪伴他跨越一座又一座山峰。

他选择了辞职,苦心钻研期货,因为只有期货才是这个世界上最自由又可以赚到钱的工作。不用给别人打工,只要有网络存在有市场在,随时随地都可以赚钱。

每个刚进入这个市场的人都会经历一番摔打,挣扎,可以活下来的人就有成功的希望。他活下来了,有了属于自己的最佳方法。每天只需要几分钟甚至只秒钟,就可以活的很潇洒。

他们一边旅游一边炒期货赚钱,自由自在的在天空翱翔……

<!--over-->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