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不负苏青免费阅读全文

</script>

混乱的人群中,水流仪小心的移动到角落里,躲开周围人群的推挤。爱玩爱看就来网 就算这样,水流仪小小的身体还是经常被人推搡,甚至差点就被推倒,被踩到人群的脚下。

终于跑到墙角后,水流仪身体一动,翻身跳上了身后的那座高大围墙,微微松了一口气,她抬眼眺望着远处的人群。

不久前,水流仪和戎司刚想去下一个游戏场所时,距离他们不远处的一座云霄飞车上突然出现一逃一追的两个人影,在人们的注视中,云霄飞车因为他们的剧烈打斗而被四分五裂,被迫停止,大部分的车厢掉出轨道。飞车上的人们在惊恐的尖叫中,一个接一个地掉落,在空地上开出片片灿烂而血腥的花朵。唯一留下几个运气不错的乘客,扒在车厢的座椅上,或者轨道上坚持着。

剧烈的打斗中,那两人却好似没有看到身旁小心生存的乘客,警惕地盯着对面的敌人。那时候水流仪和戎司两人距离云霄飞车并不是特别远,甚至抬眼就可以看到那些如同雨点一样掉落下来的人群,以及最上方两个以飞车轨道的至高点为落脚点的猎人劲装打扮的男子。

看到这一幕,水流仪心中就是一愣,随后神色也有些呆愣。她怎么也没想到,就在她以为自己已经不再和游乐园范冲后,竟让就在她眼前发生这一幕。

也许是眼前这一幕太让水流仪惊讶,也许是水流仪心中还在为自己这个特殊的体质犯嘀咕,暴乱的人群瞬间将她和戎司冲开。当她回过神来,身边的戎司已经失去了踪影。

当水流仪注意到云霄飞车顶端两人的对话后,心中更是一惊。

“黑虎,你最好把东西交出来,说不定我还可以好心把你和你的老乡好一起埋了。免得暴尸荒野,被异兽叼去吃了,连死都没有全尸留。”那个面白无须的中年人,嘴角挂着了一抹讽刺而得意的笑容,看着不远处的黑壮男子阴森森的威胁道。

“寇单,你欺人太甚,我,我夫妻对你不薄,你竟然这样恩将仇报!”黑虎一只手捂着胸口,嘴里吐出一大口鲜血。双目赤红地瞪视着中年男子。

想到已经死去的妻子,以及自己的身体情况,黑虎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逃命的机会。就算把东西交出去。寇单也绝对不会放过他。更何况想到自己惨死的妻子,黑虎心中就恨意滔天,就算是死他也不会把东西交给那个贼子。

想到这里,黑虎眸光一暗,余光扫视到下面动乱的人群。不可察觉的咬咬牙。寇单感觉到不对劲前,黑虎另一只抓着包裹的大手就向着下方的人群一扬。包裹瞬间在半空中破碎,无数小巧的金属制品以及晶核随着包裹的破碎而四散开来,向着人群掉下去。

随着东西的掉下去,寇单的脸色瞬间一黑,怒吼一声“你敢!”。

随后没时间理会黑虎。飞身就想着黑虎身旁掉落下去的东西追去。黑虎看着掉下去的东西,眼中闪过一抹恍惚。不过瞬间就已经回过神来,他脸上再次露出恨色。向着寇单扑去。

“天哪,这是什么?”

“晶核,竟然是晶核,而且最差的也是三级,天上竟然掉晶核……”并没注意到头顶的人群。随着东西的掉落,这才反应过来。逃跑的步伐也停了下来。脸上齐齐露出惊喜之色,全部向着东西掉落的方向蜂拥而去。

“这时什么,和晶核一起掉下来的东西,应该也值点钱吧?”一人建起一个金属颜色的巴掌长的棍子,棍子上雕刻着无数复杂而神秘的纹路。

“武器,这,这是能量武器,而且最少也是三级以上的能量武器。”旁边一个见识比较广的人看到身旁人手中的棍子,突然惊讶地失声大叫。

这一声的出现,瞬时让人群出现了片刻的寂静,但是随后却让暴乱更一步升级,甚至随着出现物品的稀有度升级,原本的混乱也开始变得不可控制,血腥和打斗不可抑制的爆发了。

看到这里,虽然水流仪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这一次的动乱将会和她以前在游乐园遇到的一样,不会太小。但是显然她还是有些低估了人类的贪婪,随着宝物掉落的地方,出现在地上那层厚厚血污告诉她,这次的暴乱绝对不会比她想象的小,甚至还可能变得不可控制。

只因为能量武器的出现!

三级,甚至四级晶核的出现,也许会引发一些动乱,但是绝对不会太大,因为真正在乎这些晶核的能力者虽然有不少,但是等级绝对不会太高,最多也就是三四级左右的能力者。甚至三四级的异能者都不会太把晶核放在心上。

因为三级或者四级晶核虽然难得,但是只要是有能力的猎人,随时都可以在城外得到。这个世界别的东西可能少,但是绝对不会缺少异兽。

只有能量武器才是真正的有钱都不一定买到的宝物,有市无价,独一无二都可以清楚的表明能量武器的珍贵。

水流仪脸上带着一丝忧色,目光飞快地扫视着周围的人群。现在这样混乱的情况,就是以她的战力挤进去都可能受伤,更不要说能力还不如她的戎司。

看着周围的情况,水流仪咬咬牙,突然抬眼看向自己的周围,冷冷地开口道:“出来!”

微风缓缓拂过水流仪脸颊旁的发丝,周围的空间没有丝毫变化,好似刚刚她只是对着空气说话。

水流仪神色一冷,声音更加冰冷:“出来,不要让我说第二次,我知道你在这里!”

水流仪和戎司出门的时候,本来也也没有发现有人贴身跟着她。因为经过她的命令,那些人绝对不敢太过靠近她。就在刚刚人群混乱,她差点被推倒的瞬间,她分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人搀扶了一下,虽然那一下非常细微,她站稳后那个力道就完全消失。但是她绝对不会看错。

能在那种环境中,瞒过她的感知,还神不知鬼不觉帮助她的异能者,非空间异能者莫属。而和她关系最近的空间异能者是哪个,不用脑子都可以想到,非苏凛惊莫属!

终于,周围的空间微微波动了一下,离水流仪不到三步远的空间中,凌空而立着一个神色冷酷,五官俊美地男子。男子冰冷的双眸此时泛着一抹柔色注视着水流仪。

水流仪看到苏凛惊温柔的目光后,冰冷的神色微微一缓。但是语气还是带着些许不客气地问道:“这是你做的?!”

苏凛惊看到水流仪所指的混乱场景,神色不变的说:“不是”

的确不是。这两个人并不是他安排的,他们的矛盾也不是他引起的,他最多只是推波助澜,把那两个人引到这个游乐场罢了,当然这事就不是水流仪能知道的。

听到这。水流仪冰冷的神色才真正缓和下来。

察觉到水流仪的变化,苏凛惊长腿一迈,来到水流仪身边,双手抱起水流仪,在水流仪发出反驳前身体一闪来到了最混乱的地区上空。

看到下面的情景,水流仪咽下了想要反对的话。话题一转问道:“戎大哥呢?”

说完,水流仪目光微不可查地向着旁边斜去,眼中带着些许尴尬。

她虽然不能接受苏凛惊的感情。却也知道对于他来说,被自己特殊对待的戎司绝对不讨苏凛惊的喜欢。询问苏凛惊关于戎司的情况,就是一向对感情神经粗大的水流仪,也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她却不能不问,现在这个混乱的情况。如果不早点找到人,危险随时都有可能发生。

苏凛惊双眸一沉。脸上却没有丝毫变化,微微低头,下颚轻轻抵在水流仪的肩头,漫不经心地说:“用不着担心那小子,也许他现在已经乐不思蜀,把你丢到脑后了。”

水流仪微微一愣,显然不明白苏凛惊的意思。

另一头,因为混乱而与水流仪分开的戎司,随着人流的涌动不可控制的越来越靠近混乱的中心区域。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由于他的冷静,并没有为身边掉落的宝物而失去理智,也就没有陷入相互攻击的人群中。

戎司知道自己的能力,和周围这些动辄三四阶的人相比,他这个异能才刚觉醒的小菜鸟实在是不够看。

混乱中,戎司艰难地向着外面移动着,但是身边的人群却时刻阻挡着他的去路,时而还被打斗波及,虽然没有被重创,但是还是受了些轻伤。原本整洁的外表也变得狼狈不堪。

“啊——”

突然,戎司只觉得身前一空,原本就向着前方用力的身体也随着惯性向着前倒去。戎司心中一凉,在这种人群拥挤的地方倒下,后果不堪设想!

戎司倒在地上后,下意识的缩起手脚,保护好自己的重要部位,等待着狂风暴雨的袭来。

但是,等待了许久,身上却没有感觉到任何踩踏的疼痛。戎司小心地把脑袋从双臂下抬起,向着四周望去。

“疑?”

原来,戎司之前的奋力前进,竟然突破了一道人为的封锁线,进入了一个贵族少爷的保护圈内。

而且周围充当人墙的保镖侍卫,更因为外面越来越大的压力无暇顾及他这个突然冲进来的人。

明白自己已经安全后,戎司终于有空闲分出心力观看周围的情况,当他的目光瞄到被保护在最中间位置的少女时,戎司心中微楞。

“是她?!”

这三个被保护在中间的贵族少爷不是别人,正是不久前在游乐园门口看到的那三人。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