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女互相摸呻呤

安然听着他的“交待”,脑袋嗡嗡作响,几乎要炸裂开来。看本书请到棉花糖ianhuatang79

她明明已经够忍耐了,她甚至为了他甘愿跳进火坑可是,为什么这样的事还会一而再的出现在他的身上他还是那个值得她付出、值得她奉献、值得她携手一生的丈夫吗

哀莫大于心死,她呆呆的坐在床上,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陈建功见状,抓起她的手往自己的脸上打,嘴里说着:“我不是东西,我对不起你,你打我吧,打我吧”

“陈建功,我自认对得起你了,可是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对得起晨晨吗”他接二连三的背叛已经把安然彻底打进了地狱,她心如死灰。

“然然,你要相信我,我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他故技重施,信誓旦旦的举起右手:“我发誓,我要是再做对不起你的事,我就不是人”

“你忘了你上次犯了错是怎么跟我说的吗我没忘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吗我对你不好吗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安然觉得心痛得无法呼吸。:

“是,你对我是好,对晨晨更好,你辛辛苦苦,起早贪黑,为这个家付出了那么多,我感谢你”陈建功站了起来,牢骚满腹的说:“我对不起你,但是你想过没有,我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你就没有一丁点的责任吗说句不好听的,我们一个月能有几次没错,你长得是很漂亮,那么你的温柔呢,你的爱抚呢,你的爱呢在哪里,在哪里我通通看不到我也是个男人,你连我正常的需求都满足不了,你配当我的老婆吗”

他的话像一把尖刀插在安然的胸口上,是,这才是陈建功的心里话是她,不够温柔,不够有女人味,连他正常的**都满足不了她留不住他的人,更留不住他的心,都是她,都是因为她,他才会频频出轨

她已经这么失败了,还有什么资格指责他

她终于明白,他频频出轨的原因是什么他们之间最根本的问题是什么

他们虽然是夫妻,但是他们之间却没有爱,她不爱他,即使和他一起生活,那也是不冷不热的,就像“一根木头“,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

他也不爱她,如果爱她,他又怎么会忍心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她

这样名存实亡的婚姻,勉强留着还有什么意义就算继续过下去,他难保不会重蹈覆辙,她也不会得到真正的幸福

“孩子归我,我们离婚吧”安然说。

“我不同意”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你觉得我还能跟你继续过下去吗既然如此,还不如放手,给彼此一条生路,重新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至于孩子,他跟我跟惯了,我一定会把他好好抚养成人”安然成熟而理智的说。

“哈,哈”陈建功突然放声大笑:“安然,你真是这么想的吗恐怕,你早就找好下家了吧”

“陈建功,你说什么”安然怒目而视。

“别装得跟贞节烈女一样你跟厉远谋那点儿破事,别以为我不知道自从你当上了厉远谋的秘书,我就觉得你不对劲儿。陪酒陪了一晚上,我看是陪到床上去了吧还堂而皇之的住到了他家,我看是为了你们朝夕相处方便吧没错,我说晨晨病了是为了试探你,没想到你真特么的连孩子都不顾了跟厉远谋偷情,呸真特么不要脸”

“陈建功,你说的什么鬼话你这么凭空污蔑我,你到底还是不是人”安然没想到她的丈夫居然会说出这么一番无中生有的话来,简直是卑鄙无耻

“怎么,敢做还不敢说了就你这种不干净的女人,我陈建功还不要呢离婚就离婚,离了婚,我照样找一个黄花大闺女儿子是我陈家的种,你别想带走还有这房子,也是我的还有那30万,那是你自愿的,跟我没关系啊,别算在我头上”

安然的心在滴血,痛得像把刀子一点一点在剜,她痛得不是离了婚什么都得不到,她痛得是,她怎么会嫁给这样一个禽兽不如的男人

她真是瞎了眼了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